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九十九节 雪在烧 鱼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空灰沉,寒冷得像是要下雪。卡斯多罗城深灰的石头如同起了层黑雾,很适合寒冬孤单的色调。



    西庇阿又读了遍儿子写来的信,这封信还是在南下前收到的。他没有回,现在身处南方,在迦太基人的包围中,收信与回信都已不可能了。



    这是普布利乌斯寄来的最后一封信,没有太多问候和思念,只是说些家常,以及不厌其烦地叨唠未婚妻的不是。普布利乌斯从懂得与女性相处开始,便吵着要退婚。西庇阿绝不可能同意,双方父母许下的诺言怎能轻易违背,况且科尼利娅没有做错事。他多次回信催促普布利乌斯尽快结婚,现在是战争时期,家族的男性随时会死在战场上,难道西庇阿家族要像法比乌斯家族那样,一场战争后,唯一活着的男性只是个婴儿?但是他不在罗马,以普布利乌斯的脾气,绝不会照着信中的吩咐做。



    今天是格涅乌斯来取粮食的日子。冬天的日子不好过。听说哈斯德鲁巴又有了动静,不知是不是针对他的,有可能是针对他的政敌吉斯科。还有汉尼拔的妻子,这个女人貌不惊人,却很不好对付。是女人不好对付,还是他不会对付女人呢?提起女人,西边图狄坦尼亚的那个女人似乎坐不住了,她备战的动静惊动了整个伊比利亚,如果她想要战斗,尽管来好了,不过不是现在,有意的挑衅通常后边跟着陷阱。等到了春天,他一定要与迦太基人来一场决战。



    卡斯多罗城很小,一点声响全城都能听见,他听见了马队到达的声音,以及城门的开启声。西庇阿来到窗前张望,是格涅乌斯派来取粮食的人到了。



    领队的还是那位百夫长,验明身份后才放他们进城。粮食昨天已经准备好了,一袋袋抬上马车,装载速度很快,运粮队越快赶回越好。不到中午,已经装载完毕,运粮的士兵急着出了城,即使现在出发,赶回奥索也是夜晚。



    西庇阿嘱咐领队的百夫长,近段时间迦太基人活动异常,回去时要加倍小心。百夫长向他起誓,即使是死也要把粮食送去奥索。西庇阿当然相信他的誓言,只不过如果迦太基人真的来抢,他们拖带装满粮食的马车,恐怕也逃不掉,因此西庇阿派了队骑兵专程护送。



    回到堡垒中,他把普布利乌斯的信收好。等春天的决战胜利了,这样罗马将在伊比利亚彻底取得控制权,他就可以抽空回罗马城一趟。一是向元老院争取更多援助,有可能的话,还可以策划下一年的执政官竞选;第二就是亲眼看着他那不争气的大儿子完婚。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奔跑,传令官推开门,出现在门外。“将军阁下!迦太基人,迦太基人来了!”



    西庇阿大惊。来得太快了?“是军队,还是一小支侦察队?”看传令官急迫的模样,不可能是小股敌人,“来了多少人?”



    “大约两万!我们的哨兵刚发现,从西北方过来!他们速度很快,快到卡斯多罗了!”



    “谁是指挥官?哈斯德鲁巴?吉斯科?”



    “是个女人!”



    “是她!”



    西庇阿一拳敲响了桌面。那个女人终于还是来了,她急着要报仇。



    他不能应战,对方明显有备而来。只要守住卡斯多罗,天寒地冻,她要城外坚持不了多久;还有格涅乌斯,他会很快带着军队来增援;最迟数天后就会下雪,到时她只能灰溜溜地撤退。



    但是……他不能留在城里。



    运粮队刚离开,那个女人如同强盗,她会放过溜过嘴边的肥肉?如果粮食被劫……那么多粮食,是笔不小的失损,特别是在资源匮乏的冬季;更重要的是奥索会因此断粮。格涅乌斯不能自保,也就不能过来增援,到时两座城市都会陷入危险,所以运粮队必须顺利回去。之前派出的骑兵队在那个女人的大军面前显然不够,假如他不出现在城外,她必定会将运粮队视为目标。为了奥索,他必须出战。



    西庇阿愤怒地拔出短剑,插入桌面。那个女人是算准了时间而来。



    ……



    看着罗马人的运粮队从山脚下奔过,莫里多想拔剑,大喊一声,带领身边众兄弟从山顶冲下,把他们截住,抢夺他们的货物。这些东西不仅是很好的战利品,劫下它们对罗马人也是极大的打击。可是王玉婷不允许,她早就发了狠话,谁要是对运粮队发出一支箭,她就让谁万箭穿心,不许打运粮队的主意。



    运粮队似乎已经发现了他们,所以跑得非常快。莫里为他们不值,他们根本没有危险,逃这样快干什么?这样的小鱼,女将军根本不在乎。



    “不知道里边有没有酒?”安巴利望着运粮队,自言自语地问。



    “应该有吧!天气寒冷,谁不想喝几口?”莫里故意刺激他说。



    听到喝酒,安巴利本能地把挂在马背上的酒壶取下,喝了口。



    “喝,喝,喝!喝死你!”王玉婷在他身后大叫,“马上就要打仗了!你不怕醉死在战场上?”



    “喝了才有力气。小姐,你口吃了吗?一个‘喝’字说不上来?”安巴利傻笑,恋恋不舍地将酒壶放回原处。



    让他不喝酒如同要他的命,王玉婷因此也没刻意阻止。



    “将军!”传令官远远地便开始叫喊,“将军!西庇阿出城了!”



    “好!”王玉婷拉紧缰绳,“就怕他不出城!莫里、安巴利,我们的大鱼来了!跟我来!”



    号角吹响,王玉婷策马奔下山坡。听见她的号令,全军都在呐喊,迎着寒风飘扬的旗帜直指向卡斯多罗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盘锦学习  眉山旅游  钦州学习  伊犁学校  济宁新闻  潍坊资讯  湘西旅游  重庆学校  临夏新闻  阿拉尔地图  连云港旅游  诸城旅游  林芝地图  白山新闻  襄樊学校  泸州学校  大丰地图  临沂资讯  汕尾论坛  佳木斯论坛  酒泉论坛  襄樊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赤峰新闻  昭通时尚  西安新闻  西安新闻  嘉峪关旅游  辽阳旅游  湖州旅游  北海资讯  济宁新闻  贵港资讯  酒泉论坛  三明时尚  松原地图  烟台论坛  黄冈旅游  七台河时尚  连云港旅游  海西论坛  阜新地图  盘锦学习  思茅新闻  松原时尚  烟台论坛  襄樊学校  桐城学习  恩施学校  吴忠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