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五节 西庇阿的遗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得到西庇阿的死讯时,普布利乌斯正在军中。噩耗如晴天霹雳,他请了假,回家处理后事。



    赶回家族庄园时,亲属们早已经哭成一团。姑母、姨母们身穿黑衣,披散头发;两个弟弟看见他回来了,抱住他。父亲的遗体已经从迦太基人手里赎回,叔叔格涅乌斯的遗体由于烧焦无法辩认,所以连同塔中找到的其他士兵的焦黑尸体一起运了回来,不用分辨谁是格涅乌斯,他们全被当作西庇阿家的人安葬。



    家族中哭得最伤心的是科尼利娅,其实她还算不上西庇阿家的成员,但西庇阿身为一家之长,给予了她极大的,特别是在婚姻问题上。科尼利娅接到噩耗后立即就哭了。她私下对好友阿米利娅坦言担忧,西庇阿叔叔不在人世,她与普布利乌斯的婚事恐怕成不了。她出身的家族容不下她,现在又将被西庇阿家赶出去,可以说走投无路。



    现在西庇阿家的两位当家人都已去逝,长子普布利乌斯将继承家业,科尼利娅明白普布利乌斯讨厌她,西庇阿叔叔在世时已经对她恶语相向,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了。她希望阿米利娅能为她想想办法,阿米利娅的主意总是很多,以前为她解决掉许多情敌,但这位小姐现在竟没了计策。于是科尼利娅又向普布利乌斯的姑母们哭诉。婚姻从来都是男人作主,姑母们是早已出嫁的人,家族中的事已不便干涉,对她只有同情。



    葬礼完成后,在两位执政官、元老院成员在场的情况下,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宣读了西庇阿的遗书。西庇阿出征前立了遗嘱,交由朱庇特神殿祭司保管,就是为预防自己暴死他乡,家里没个交待。



    “这不可能!”普布利乌斯听完遗嘱,大叫起来。



    他丧服未脱,从最高祭司手中夺过遗书自己阅读。双手难以置信地颤抖。



    “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决定?”如果手中的不是父亲神圣的遗嘱,他早就扯个粉碎了。



    姑姑们围住了他。“普布利乌斯,你父亲的决定是为你好。你是要继承家业的人。”



    “继承家业与娶那个女人有什么关联?”普布利乌斯指向科尼利娅。



    西庇阿在遗嘱中明确要求普布利乌斯必须履行先辈的承诺,迎娶科尼利娅为妻,否则西庇阿家族由格涅乌斯的儿子纳西卡继承。



    普布利乌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被父亲算计了。没了父亲阻碍,他原以为可以顺利退掉这门婚事,毕竟现在的状况对他与科尼利娅都不好。由于这门婚事存在,他无法与别的女人正在光明往来,科尼利娅也嫁不了别的男人。两人僵持着,虚耗青春。而现在,父亲一封遗书,把他俩彻底绑在了一起。罗马人重视死者的意愿,死者前生定下的事,活着的人必须完成。



    “即使不能继承家族,我也要退婚!”普布利乌斯转身离开。姑姑、姨母位追了出去,留下元老、执政官与客人们面面相觑。



    安静的房内,科尼利娅“哇”一声大哭起来。这个女人哭什么?留下的男人们无法理解,她的好友,鲍鲁斯的女儿阿米利娅紧紧抱住她,默默不语。



    散了宾客,姑姑们去追普布利乌斯还没回来,也不知追上没有。两个弟弟――鲁斯乌斯与纳西卡指挥仆人打扫。阿米利娅的弟弟,同样名为“鲁基乌斯”的小鲍鲁斯也来帮忙,而阿米利娅陪着科尼利娅在花园中散心。



    “西庇阿叔叔把你们的婚事写入遗嘱,对你来说是好事,怎么哭了?”阿米利娅问。



    科尼利娅抹了眼泪,带着抽泣说,“普布利乌斯宁可放弃继承权也不原愿和我结婚……”



    “为这个担心?”阿米利娅抱住朋友的肩,“在这件事上普布利乌斯没有自由,执政官和元老们都已听见了遗嘱内容,因此他必须和你结婚,不然违背的不仅是家族父辈的诺言,更是对死者的不敬,绝不仅是放弃继承权那么简单。他身为西庇阿家族寄予厚望的长子,这个家族他必须继承,继承家族不仅是得到产业,更多的是肩负起责任。”



    “不,普布利乌斯的脾气我和你都了解,他不会就范。”科尼利娅摇头。



    阿米利娅向她耳语,“放心好了,最高祭司既然受委托保管遗书,他就有了执行遗嘱的义务。那是我叔叔,他是位睿智的人,一定有办法让你们结婚。”



    ……



    马塞拉斯回到罗马时没能赶上西庇阿兄弟的葬礼,不过那位顽劣继承人拒绝执行父亲生前遗命的流言到是听说了。西庇阿生前的好友们为这件事很痛头,那位继承人怎么劝也不听;但眼下最紧要的不是如何完成西庇阿的遗愿,而是尽快选出能够代替西庇阿的人。元老院继续维持西班牙战线的决心非常坚定,一定要牵制在西班牙的迦太基人,他们害怕那里的军队来到意大利。



    在会议中,马塞拉斯主动提出率军前往西班牙,顶替西庇阿的位置,但遭到元老院大多数议员反对,他们希望马塞拉斯留在意大利对付汉尼拔。马塞拉斯没有反驳,他认为自己在哪儿都一样。



    见到元老院久久拿不定主意,赵弄潮暗示马塞拉斯提名副将克劳狄。马塞拉斯很器重克劳科,信任他的能力,同时两人又有亲戚关系,认为是到了该给部下独当一面机会的时候了。元老院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只好通过了马塞拉斯的提名。



    赵弄潮暗自发笑,这个克劳狄是后来罗马帝国个王朝――尤利乌斯-克劳狄王朝中几位皇帝的先祖,他们家族竟然是被自己几句话提携起来的。



    结束了会议,赵弄潮回到住所,仆人送来份礼物,说是刚才有人送来的。赵弄潮收过礼物无数,但这份礼实在太薄,只是几块甜饼而已,盒子里有张小卷轴,竟是请柬,邀请他参加婚宴。



    赵弄潮十分奇怪,因为请柬中并未指明谁要结婚,只是写了时间地点――明天夜晚,在利略元老家。难道是陈志要结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钦州学习  南通时尚  嘉峪关旅游  酒泉论坛  贵港资讯  伊犁学校  安阳资讯  三亚论坛  湘西旅游  湖州旅游  咸阳论坛  贵港资讯  潜江地图  金昌论坛  重庆学校  淮北地图  黄冈旅游  钦州旅游  眉山旅游  辽阳旅游  张家口时尚  合肥学习  三亚论坛  林芝地图  泸州学校  松原时尚  吴忠旅游  南通时尚  大兴安岭论坛  昭通时尚  十堰论坛  中山时尚  郑州地图  怒江论坛  沧州学校  襄樊学校  张家口时尚  思茅新闻  乌海旅游  海西论坛  泰州地图  天门时尚  烟台论坛  淮安新闻  淮安新闻  大庆论坛  宜昌地图  黔南地图  许昌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