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节 雷雨(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志听见廷达鲁斯与手下们的对话,普布利乌斯不见了。廷达鲁斯派人请他从正殿里出来,却发现人已不在里边,不过没人见到普布利乌斯离开神殿,他应该还在神殿里。



    “知道朱庇特神殿的正殿为什么戒备严密吗?”赵弄潮望着大雨中依稀的神殿说。



    陈志也发现只有朱庇特神殿才配有武装的卫兵,但原因他不知道。



    “西比尔的《圣书》在里边,而且我知道就放在神像基座的暗格里。”赵弄潮自问自答。



    “西比尔是谁?”陈志仿佛听说过,罗马人可能在他面前提起过,她应该十分重要,不然她的东西不会存放于神殿中。



    大雨滂沱,不过掩不住赵弄潮的轻语,“一个传说中的女人。她能预言未来。”赵弄潮简单叙述了西比尔的故事。“他的预言书几百年来一直藏在这儿。这几年局势对罗马不利,元老院时常派使者翻阅《圣书》,只不过仪式从来都是保密的,外人不容易见到。”



    “你对那有兴趣?”陈志觉察到他的意图,“难怪这么热心,弄什么避雷针。你弄出了避雷针这种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就不怕影响到你宝贝般的历史吗?”



    他这样提问明显是针对叙拉古发生的事。没想到他还是很在意,赵弄潮不愿再激化矛盾,只得一笑,“这座神殿以后会多次失火,我们现在看见的都将不复存在,就连西比尔的预言书也逃不掉,它不会流传到后世,我的东西也不会。”



    “所以你想在它消失前弄到手?”



    “不,我没有占有的打算,你误会了。我只是想亲眼看一看,能读到它就够了。”赵弄潮话到此处顿了顿,留心了陈志的神色,“因为我非常怀疑,西比尔可能就是宋瑜。”



    “什么?宋阿姨!”陈志几乎想抓住这个小子,扯着他的衣领问个清楚。他站起来,走近了赵弄潮,却理智地止住了动作。



    赵弄潮对自己的推理表露出得意笑容,“许多疑点都符合条件。首先西比尔出现的年代与宋阿姨到达的年代一致,都是王政时期,塔魁尼阿斯统治期间;其次宋阿姨自幼酷爱读书,对罗马历史也有了解,所以她成为预言未来的女先知并非不可能;女先知的消失非常神秘,有人说她伴随着蓝色光辉去了别的世界,时空传送舱穿越时的光芒同样是蓝色的,这是巧合?我收集了许多传说故事,越研究越觉得像。”



    “也有可能是巧合,西比尔可能是其他什么人,不一定是宋阿姨。”阿志虽然也觉得像,但不能随便下结论。



    “所以我才想看看她写的《圣书》,笔迹和文风用词都是线索。”赵弄潮发出遗憾的轻叹,“如果证实那确实是宋阿姨……哼,我们还做这趟时空旅行干什么呢?根本是白忙。”



    “她已经回去了?”



    “如果她伴随着蓝光消失,那么极有可能是回去了。我们根本不需要救她,宋阿姨这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怎样回家?”



    “而我们却陷在了一个与她毫不相干的时空里……”



    陈志的思绪一下子沉了下去,隆隆雷声响彻窗外。



    “我们应该尽早抽身。时局将慢慢转向罗马,我与你还好说,留在迦太基的玉婷是我最担心的。她身为迦太基将领,站在风口浪尖处,对胜利又有一种本能的渴望……”赵弄潮摇头。



    “你是担心她的安危,还是担心她为了追求胜利而改变历史?”陈志怀疑地问。他从没否认过赵弄潮对王玉婷的感情,但现在看来,感情说不定在赵弄潮心中并不是最重要。



    赵弄潮对陈志的挑衅提问回应以一笑。



    天空响过一声巨雷,让屋里专注对话的人惊悚地望向窗外。雷声虽很响,不过似乎没有触地,这个季节能落地的闪电是很少的。



    雨景中又有一些人上了山,由于天黑,他们又没有照明,直到了有亮光的神殿附近才看见他们。这些人全身湿透了,大部分是女性,但看她们的衣着,明显地位不高,大概都是女奴,不过她们中有两人看着花边斗篷遮挡雨水。到了屋檐下,其中一人解开斗篷,露出滴水的褐色卷发,斗篷下的衣裙也全湿了。



    赵弄潮认识这个女人,发出惊嘘,“科尼利娅来了。”似乎有好戏可看。



    另一个披着漂亮花斗篷的人也露出了真容,黑色直发垂至背心。



    这次惊嘘的是陈志。“阿米利娅!”



    她们与卫兵交淡。不一会儿,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也赶到了,他是阿米利娅的叔叔。有卫兵指了指神殿,又有卫兵与他们说了什么了,一拨人立刻分散开,奔向神殿各处。



    “来找普布利乌斯的。那小子有难了。”赵弄潮浅笑两声。



    没多久,陈志听见了屋外有人交谈喧哗,果然是为了寻找普布利乌斯。陈志为普布利乌斯叹气,他总逃避也不是长久之计。



    吵闹声渐渐近了,找人的队伍到了他们附近。有人敲门,陈志为他们开了门,外边站着阿米利娅,两人对视,都吃了一惊。



    陈志告诉他们,普布利乌斯不在这儿。阿米利娅不相信地往屋里看了眼,确认没有要找的人后才离开。



    “从前,普布利乌斯敢一个人、一匹马,冲入敌人的包围圈营救父亲;他也曾经提着剑,独自一人阻止坎尼会战后的军队叛逃。现在竟然连一个女人也无法面对。”陈志关上门。



    赵弄潮不赞同地摇头。“不,普布利乌斯不像你想的那样,他是那种不敢担当的人吗?相反,他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虽然你是他的朋友,可我比你更了解他。”赵弄潮说,“他要面对的不仅是科尼利娅一个女人,还有整个家族,以及家族的声誉和社会舆论,更重要的是父亲生前的托付。他想圆满解决全部问题,又不违背自己的意愿,所以在想到解决方法前,估计他会一直躲下去。也或许躲避本身就是一种策略。”



    陈志点点头,听起来是这个理,自己的确太不了解普布利乌斯了。



    门又一次被敲响。这次来拜访的又是谁?陈志开了门,发现仍是阿米利娅,只不过只有她一人,不见刚才那些寻找普布利乌斯的随从。



    “利略,阿米利乌斯叔叔要见你,快去吧!”阿米利娅说。



    最高祭司要见自己,陈志很吃惊。



    “你小心点,可能是为了你与我退婚的事。叔叔的气还没消,刚才科尼利娅为丈夫的事哭诉,又让叔叔的怒气发作了。”阿米利娅提醒。



    陈志感谢地点头,赶紧去见祭司。



    赵弄潮在屋中发出笑声,他看穿了什么,没有揭穿。阿米利娅等陈志没了踪影,缓缓进了屋。



    “没想到你会主动来见我!我以为我和你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单独说话。”赵弄潮整理了外衣,想让这次对话看起来正式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盘锦学习  乌海旅游  眉山旅游  中山时尚  贵港资讯  汕尾论坛  湘潭学习  海西论坛  思茅新闻  南通时尚  昭通时尚  抚顺学习  湖州旅游  松原时尚  阿拉尔地图  大丰地图  潍坊资讯  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那曲地图  淮北地图  湘潭学习  阜新地图  潍坊资讯  深圳学习  中卫资讯  诸城旅游  泸州学校  恩施学校  松原时尚  海口新闻  商洛学习  长沙娱乐  乌海旅游  钦州旅游  贵港资讯  济宁新闻  四平时尚  辽源地图  临汾新闻  六安论坛  白山新闻  襄樊学校  三明时尚  德宏时尚  恩施学校  湘西旅游  西安娱乐  南通时尚  黔南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