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一节 到底爱着谁(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执政官鲍鲁斯的女儿,阿米利娅小姐,集美丽、睿智、温柔、高尚于一身,她的光辉盖过了家族中所有先祖,但同时,她的狡诈与残忍也是所有先祖加起来也比不上的。”赵弄潮淡淡评论,面带笑容。



    阿米利娅美丽的面容略有抽搐,“狡诈?残忍?这就是你与我次单独会面的开场白吗?我,阿米利娅,鲍鲁斯之女,全罗马都知道我的美德。她刚退了婚约,现在等着求婚的小伙子可以从罗马排到加普亚去。这么美好的女孩,你怎么用两个恶劣的词语来形容?”



    “旁观者清,别人看不见,我却看得透彻。你那些伪装迷惑不了我。”赵弄潮不屑地冷盯住她,“如果你真的是自己描述那种美好女孩,也不会骗走利略,来与我密谈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阿米利娅的声音阴冷。



    窗外的雨下得很大,没有减弱的意思。冷风吹进屋内,油灯脆弱的火苗抖动。



    “你犯了个错误。”赵弄潮说,“你不该急着退婚。但这不怪你,因为你不了解利略。他是那种爱走独木桥、进死走的傻小子,又是个自持清高的君子。既然他不喜欢你,就不会和你结婚,不用你着急策划,他自己会顶下来自家族长辈的所有压力,由他来撑着,你的压力会小很多。但你走了步臭棋,把你自己逼入了现在的绝境。”



    阿米利娅无奈地笑了声,“说得对。家里人想让我与利略尽快完婚,我很害怕,我知道他不赞同婚约,所以演了出戏退掉婚事。当时只想摆脱婚事,现在来想,当时错了。没有利略后,无数求婚者成了我头痛的问题。其实以利略的个性,即使和我结婚,他也不会与我同住,我们以后随时可以离婚。”



    “然而现在的求婚者中绝对没有利略这样的好人,嫁给他们,以后想摆脱就难了。”赵弄潮有一点嘲笑阿米利娅,他顿了顿,“那么你来见我的目的是什么?你认为我能帮你么?让我猜猜,你一再推脱婚事,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你打算独身,二是你已经有了意中人。”



    阿米利娅眉梢微动,有话要说,却被赵弄潮阻断。赵弄潮继续,“种可能性不大,从你以前或明或暗的行为判断,你喜欢上了别人,而且非这个男人不嫁。”



    “这么肯定?”



    “我甚至知道他的名字,要说出来吗?”



    阿米利娅浮出丝怒容,不是因为受诬蔑,而是因为被揭穿。



    “请允许我再作大胆猜测。这个男人已经结婚,但夫妻关系不和睦,因此你认为还有机会,只要慢慢来,有足够的时间,你会得手。可是现在家族长辈逼你嫁人,所以你不得不主动出击了,长期隐藏于幕后的阿米利娅小姐终于按耐不住。你主动来见我,是因为认定我会与你合作,没有十足的把握,你这种人不会露出真面目。可惜,你又错了――我凭什么与你合作,参与你那些儿女小事?”



    阿米利娅似笑非笑地“哼”了声。“既然你早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用再伪装成什么单纯少女。我喜欢普布利乌斯,从小就喜欢,我要嫁给他,但他已经订婚,现在又有了妻子,而且心里还喜欢着别的女人。我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喜欢的女人,可我要成为她们,还要成为他的妻子。”



    “这就是女人的野心。”赵弄潮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轻蔑,“你恨那些被他喜欢的女人,所以利用科尼利娅,借她之手除掉她们,然后由科尼利娅替你背负恶妇的名声,普布利乌斯也因此越来越讨厌她,而天真的科尼利娅根本不知道中了你的陷阱,还把你当作能出主意的好朋友,那些死去的女人诅咒的也是她,而不是身为真凶的你。而你,阿米利娅小姐,你在不断塑造自身良好形象的同时,也在等待机会,用科尼利娅的‘愚蠢’、‘忌妒’,衬托出你的‘聪慧’、‘高尚’,吸引普布利乌斯注意。对不对呢?”



    阿米利娅盯着赵弄潮不说话,窗外的雨声很大。



    “不过我仍然很好奇,你凭什么认为我会与你合作?不惜暴露自己的真面目。”



    “就凭一个叫王玉婷的女人。”



    阿米利娅声音很轻,却比窗外的雨声更响亮。赵弄潮没有了笑容,甚至是震惊。相反,阿米利娅尴尬、压抑的神色终于得到了舒展,比赵弄潮来得更狂傲。



    黑头发的贵族女儿就像占了敌人上风的将领般。“有一次普布利乌斯带回了个女孩,黑头发、黑眼睛的外国人,他一向喜欢这种类型。听说那女孩脾气很大,喜爱摔砸碗碟,于是普布利乌斯就把家里的碗碟器皿拿出来全让她摔碎。一个女奴而已,竟能得到如此宠爱。后来我才知道她不是什么女奴,她是迦太基的一位高级将领,很有名的那位女军官。”



    “你连他带回的人都能立刻知道,看来安插在西庇阿家的眼线不少。”



    浮出一丝骄傲的浅笑,阿米利娅不顾赵弄潮插话,接着说,“她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来罗马,反正被我们抓住了,但后来神秘人将她救走。能完成营救的不可能是一个人,普布利乌斯曾被怀疑,而你也同样在那晚后从罗马失踪了。”



    “你怀疑我是参与者之一?”赵弄潮表露出一种自信,他不能让眼前这个女人看出他心虚了。“用毫无根据的猜测威胁我?”



    “我知道普布利乌斯同样也是参与者。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把它揭发出来没有好处。你也不用费神研究我是怎么知道的。”阿米利娅不慌不忙解开肩头的钮扣,想歪的人以为她要脱衣,其实不是;她转过身,雪白的后背露了出来,腰与背之间的位置刺着枚黑色的狼头。



    “我想它对你来说应该不陌生。”阿米利娅淡淡地说。



    赵弄潮当然不会陌生,神殿卫兵身上都有这个记号,最高祭司阿米利乌斯身上也有,听说罗马名妓卡西娜夫人同样拥有这个图案。今天见了阿米利娅,不知还有多少人与这枚刺青结下了缘。赵弄潮唯一知道的是,它属于某个秘密结社,与西比尔和《圣书》有关。这个秘密团体潜伏在各个国家、各行各业,掌握着许多秘密。赵弄潮猜测着他们对他了解多少,现在看来,上次营救王玉婷的事,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



    把柄被人握在手里的感觉很不好,赵弄潮从前总是掌握着别人的命脉,现在轮到自己受制约。



    阿米利娅缓缓说:“不用担心,我虽然因为叔叔的关系加入了他们,但其实与他们的联系并不强,我想要的仅是一段心满意足的婚姻。”



    “怎么帮你?”赵弄潮不情愿地妥协,“如果是除掉科尼利娅,你自己就能完成。”



    “消灭那个女人不需要这么复杂。”阿米利娅言下之意,她有更大目标,“替我联系那个叫王玉婷的,我知道你认识她。”



    “你想干什么?”赵弄潮警惕地问。她或许不知道他与王玉婷的关系究竟好到什么程度。



    “普布利乌斯很喜欢她。”



    “你想除掉她?”赵弄潮咬着一字一句说,“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这个情敌威胁不到你。我认为小姐现在应该赶紧促使普布利乌斯离婚,并拉近你们的关系。”



    “这些情敌不除掉,普布利乌斯永远不会注意我。”阿米利娅情绪化地抬高了声调,“他们的确很久没见了,可普布利乌斯是那种越见不到,越想念、越喜欢的男人。至于拉近与普布利乌斯的关系,我自有安排,你要做的仅是按我的吩咐完成任务。”



    阿米利娅看了看窗外,利略的身影没有出现在那儿,看来他还得再过些时候才能回来,但阿米利娅不能放心,她得抓紧时间。她简单地告之赵弄潮,他该做什么。赵弄潮听着她的叙述,外表平静,内心却翻江倒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吴忠旅游  大兴安岭学校  阜新地图  郑州旅游  益阳资讯  泰州地图  佳木斯论坛  安阳资讯  伊犁论坛  襄樊旅游  嘉峪关旅游  喀什资讯  潍坊资讯  郑州地图  贵港资讯  恩施学校  辽阳旅游  盘锦学习  临沧新闻  嘉峪关旅游  黔南地图  西安新闻  南通时尚  廊坊时尚  临夏新闻  临沂资讯  安阳资讯  阜新地图  白山新闻  商洛学习  徐州旅游  博尔塔拉资讯  那曲地图  桐城学习  大兴安岭论坛  西安娱乐  泸州学校  商洛论坛  三明时尚  桂林学校  重庆学校  中卫资讯  徐州旅游  襄樊学校  抚顺学习  合肥学习  烟台论坛  商洛学习  湘潭学习  四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