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二节 到底爱着谁(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志回来时正好与阿米利娅擦肩而过,他看着她,阿米利娅却当他不存在。



    “她说什么了?”回屋后,陈志问赵弄潮。



    “没说什么。”赵弄潮回答。



    “她骗了我。阿米利乌斯叔叔没说要见我。支开我,不是为和你商量秘密吗?”



    “你想到哪儿去了!没说什么。”赵弄潮强忍着,“哦,就是问了普布利乌斯的情况。知道吗?原来阿米利娅也喜欢普布利乌斯。这是什么孽缘!”



    陈志半信半疑,他的确没想到阿米利娅喜欢的人是普布利乌斯,但赵弄潮看起来像在说谎,而此时的赵弄潮心里憋着一股火,他极少动怒,甚至可以说从未有过。



    阿米利娅!



    他望着窗外,那个女人的身影已出现在雨雾朦朦的神殿之下。他有种被逼迫的感觉。



    阿米利娅,你又犯了个错误,你不该将想法告诉我,你以为我会是你的盟友,其实我是你情敌的死忠。赵弄潮以冷笑掩饰内心的狂躁。他不断告诫自己保持冷静,冷静是智慧的前提。



    “究竟出了什么事?”陈志总发觉赵弄潮不对劲。



    “没事,没事。”赵弄潮敷衍地回答。



    普布利乌斯已被找着了,最高祭司将他从神坛背后纠了出来,他是那样的不情愿,像个孩子似的还想逃。阿米利乌斯与他单独谈话。



    一向爱打听的赵弄潮居然没有参与。陈志奇怪地望着他,他的神色实在奇怪,赵弄潮从来不在表情上显露真心,这次似乎有什么东西让他无措了。阿米利娅一定与他谈过什么。



    “马塞拉斯什么时候出发?”他问。



    “就在后天。你忘了?”陈志盯住他。



    “好。你和我一起上路,我们去迦太基。然后分两路行动,我留下修理机器,你去新迦太基找玉婷和王叔叔。让玉婷和王叔叔先回去,你没意见吧?”赵弄潮紧抓着窗棂说。



    陈志留意到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阿米利娅身上,不过不似那种男孩对女孩的关注,更像是对待仇人。



    陈志同意,让那对父女先行他没意见,他发觉自己对什么时候能回家,并不那么热心。但他还有疑问。“只是我们就这样突然消失该怎么交待?”



    “交待什么?我们不会回来了!”赵弄潮言语中露出点儿凶狠,“玉婷和王叔叔走前,我会告诉他们到东方的以弗所接我们。我和你之后便去以弗所,不要再回罗马了!”



    陈志越听越不对劲,“罗马是不是会发生什么变故?”



    “不是罗马会有变故,是我们!”赵弄潮欲言又止,忍下了。他是否应该告诉陈志,他们已经被那群黑暗中的狼盯上了?不,他不能说。现在情况未明,而且陈志也对付不了他们。



    如果有时间,他应该弄清楚,知道营救王玉婷事件真相的人,只有阿米利娅这头“母狼”,还是所有的“狼”都知道了。仅凭这一条罪状就足以让他这个外邦人死于非命。如果只有阿米利娅知道,那么比较好办,普布利乌斯也是参与者,可以要挟她,但愿她是个看似聪明,实为为爱情牺牲的蠢女人。



    不管属于哪种情况,罗马已经不能久呆,“狼群”一旦认定的事,他们不会给予对手任何解释申辩的机会。普布利乌斯“天命所归”,他不什么有事;陈志也是如此;然后他、王玉婷、王叔叔的命运却始终笼罩于迷雾中,看不透彻。



    ……



    普布利乌斯像个犯人似的,垂着头跟在阿米利乌斯身后。



    “怎么无精打采?这不像你,骄傲的普布利乌斯!从前的精神哪儿去了?”阿米利乌斯严厉地问。



    “如果想到将要与科尼利娅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你会精神起来吗?”普布利乌斯低声说。



    “为什么不呢?”阿米利乌斯很乐意地回答,“她会是很好的妻子。她性格泼辣,这样的女人才能管住仆人,管得住这个家,但是她对你却很温柔,她很爱你,什么都听你的。这样的女人不是好妻子吗?我的妻子要是有科尼利娅一半干练,在梦中我也会笑醒。”



    “她忌妒。”



    “你是指她恨那些女人?”阿米利乌斯拍了拍青年肩头,语重心长地说,“不是我说你,普布利乌斯,忌妒是她的权力。你是她的丈夫,她的主人,她不能将你怎么样,然而你对她的所作所为她要怎么发泄呢?每个男人都有风流的青年时代,可是不能冷落了妻子。要知道,当你失去魅力的时候,女人们会从你身边一哄而散,但只是这个女人会留下。她是真心爱你的,你体会不到吗?她忌妒,因为她爱你。”



    “她爱我,是因为她没有地方可去,只有留在我家才能继续过舒适生活。她的心就像毒蛇,害死了多少无辜女孩。”



    “普布利乌斯,这样说不仅是冤枉了你的妻子,同时也侮辱了她。”阿米利乌斯责备地说,“科尼利娅这样的女孩不愁嫁不出去,如果没有与你的婚约,没有遇见你,她会活得更好。你说她的心像毒蛇,那么你像什么?到处的蜜蜂?毒蛇逼急了才咬人,蜜蜂却会主动。你没有逼迫她,她会走到如今这一步?你看那个女孩?”他指向远处的科尼利娅,“她现在哪里还像个贵族出身的高贵小姐,浑身湿透,也不梳妆,你家管理文书的女奴也比她好看。她就是你的妻子,一个肯冒着大雨,四处寻找你的女人!哪一个情人愿意为你这样做?今晚你的哪一个情人来到了这儿?你离家出走,她们才不会管你!按小公民的道理说,你的妻子是最不愿见到你在家的人,因为你一旦永远不回家,所有财产都将由她管理,她做个富有的,为情夫打开后门,这是多么快活的事!这世上大部分妻子都不愿丈夫回家,科尼利娅是那小部分,你应该感到幸运,而不是厌恶。”



    “可是我与她,没有爱情。”



    “那么你与她们就都爱情了?突然间迸发出的不是爱情,爱情是经过时间琢磨,然后怎么磨也不会消失的,最后剩下的那一顶点儿。你现在追求的不过是爱情的壳,包裹住宝石的泥沙。你还年轻,体会不到,当你能体会到时,恐怕过去的美好已经成为过去。多少男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才开始后悔。你是位与众不同的青年,我希望你别如普通人那样,到了晚年才开始懊悔。试着理解你的妻子,想想看,如果你发现最爱的情人还有别的男人,你会怎样?”



    “那是她的自由,我无权干涉。或许我可以和那个男人竞争。”



    “你当然会这样说,因为你从未想过要与那个女人过一辈子。好好想想吧,普布利乌斯!你的妻子在那边。”阿米利乌斯再指了指浑身湿透的女孩,留下他,迈步走开。



    普布利乌斯回头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女孩有些瑟瑟发抖,普布利乌斯回避了目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临沧新闻  郑州地图  徐州旅游  襄樊旅游  潜江地图  广安学习  阜新地图  潍坊资讯  益阳资讯  伊犁论坛  七台河地图  辽阳旅游  思茅新闻  湖州旅游  桐城学习  黄冈旅游  安阳资讯  伊犁论坛  桐城学习  阜新地图  金昌论坛  大丰地图  眉山旅游  喀什资讯  许昌学习  淮安新闻  连云港旅游  赤峰新闻  海西论坛  佳木斯论坛  许昌学习  抚顺学习  伊犁学校  盘锦学习  黑河地图  南通时尚  钦州学习  商洛学习  那曲地图  三亚论坛  潍坊资讯  钦州旅游  白山新闻  大庆论坛  襄樊旅游  乌海旅游  铜川学习  嘉峪关旅游  伊犁学校  临沂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