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五节 继母继女的战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需使点小钱,告密者便络绎不绝。王玉婷在新迦太基城郊租了间小屋,每天到这里接见那些自称了解图尔茹娜过去的人。



    “她在加迪斯的时候,生过一个儿子。”一个胖女人说,“她自己养不了,就送给了别人。那孩子现在应该五、六岁了。”



    王玉婷打了个呵欠,她已经不是次听说图尔茹娜有孩子的事了。大部分爆料人都会说她曾经生过孩子,但具体细节却说得各不相同。有人说她生的是女儿;也有人说,她的孩子已经十五、六岁了;还有人说,她生了好几个孩子。起初王玉婷对这类消息表现出极大兴趣,但听多了,也烦了,越听越像告密者为迎合她而编出的故事。



    “那个孩子现在在哪儿?”她问。



    胖女人犹豫了一下,“应该还在加迪斯吧!”



    “我不‘应该’!”王玉婷发了脾气,“什么‘应该’、‘好像’、‘可能’,都别给我来!我要‘肯定’!我要找到她的孩子,要是找不到,你们这些随口乱说的消息提供者就得负责任!”



    她的一阵大吼把胖女人吓住了。



    王玉婷不是没有去找过图尔茹娜传闻中的儿子,她按那些告密者的说法去找过了,但从来都是查无此人。为此,王玉婷很愤怒。



    仅凭告密者的证词和收集到的流言蜚语,不可能击倒那个女人,要想让受迷惑的爸爸相信她的话,她必须掌握住真凭实据。



    眼前的胖女人这么不经吓唬,一定是在说谎。斥退她,问问仆人,还有没有下一位。



    王玉婷处心积虑地想要斗垮图尔茹娜,然而此时,她的家里也正在发生着一件事。



    加鲁下了马,将坐骑交给王玉婷家的仆人,高兴地走入庭院。他刚从加迪斯回来。



    图尔茹娜也住在这里,王玉婷不在家时她才敢进屋。最近王玉婷时常不回来,因此她索性搬进了家里。



    听说有客人到了,她穿了条大红色长裙,到院里迎接,同如这个家的女主人般。



    加鲁看见这个陌生女人,感到纳闷,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请问,你是谁?”他对这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人问。



    图尔茹娜摸了摸脑后的发髻,自我感觉仪态还算不错。“我叫图尔茹娜。你可以叫我……叫我图尔茹娜夫人。”



    “夫人?我没见过你。你是这里的客人吗?”加鲁疑惑地问。



    我不是客人,我住在这里,我是……”图尔茹娜也想不出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她不愿被当作客人,但也不能算主人,“我是这里男主人的好朋友,同时也帮他管理这个家。你是谁啊?”



    “我叫加鲁。你可能不知道我,我是……”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小姐的朋友,对吧?我住进这里后,许多人给我讲小姐的故事,也提到过你。”



    说着,图尔茹娜立刻吩咐仆人们准备点心,并责怪他们,小姐的朋友来了也不主动招呼。奴仆们心不甘情不愿,就连加鲁也看得出。



    “小姐出去了。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图尔茹娜在花园中坐下。



    加鲁还没弄清这个女人与这个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不敢多说。“她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这段时间时常半夜才回来,有时甚至不回来了,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跟我说一样的,我会为你转达。”图尔茹娜微笑说。



    加鲁将信将疑,“可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帮我转达?”



    “其实,其实我是小姐未来的继母……”图尔茹娜不好意思地说。



    难怪她一副女主人架势,把这里的奴仆喝来斥去的。加鲁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书信。“这是我的王子发来的邀请函。王子殿下已经回到新迦太基,明晚举行宴会酬谢朋友,请小姐一定要准时赴约。”



    “好的,我会亲自转交。也请你转告马西尼萨殿下,请他放心,小姐会去的。”图尔茹娜把信牢牢握在手中。



    等到送走加鲁,图尔茹娜迫不急待地拆掉腊封,如同信中有重大秘密般,抢着阅读。但结果是令她失望的,这只是封普通的邀请信而已。



    “刚才什么人来过了?”王重阳从屋中走出。他刚睡完午觉,还有许多睡意挂在脸上和眼中。



    图尔茹娜把信递给他,“马西尼萨王子请我们家的小姐赴宴。是那个叫加鲁的小伙子送来的。”



    王重阳拿着信认真读。



    “你觉得那个叫加鲁的小伙子怎么样?”图尔茹娜试探性地问。



    “不错,很老实。”王重阳突然看着她,“你这么问什么意思?你还没死心,又想打他的主意?”



    “我听说过小姐和他的故事。不觉得他们很合得来吗?”



    “是合得来!以前也有关于他们俩的流言,可是如果他们之间真有那种意思,早在一块儿了,还用我们来搓合?”



    “这个你不懂,有些事其实只隔着一层纱。”图尔茹娜故作高深地微笑,“加鲁这个孩子老实,不善于说话,而我们家小姐又稀里糊涂,从不注意别人感受。两个孩子经历了那么多事,多少有些感情吧!不如我们帮他们把这层纱撕了……”



    王重阳开始琢磨。“替他们撕了这层纱?如果他们有那种意思,当然皆大欢喜,但如果没有,那么两个孩子就伤感情了。”王重阳还是摇头,这么干不行。



    “你放心吧!少男少女的心事我会不知道?”图尔茹娜拍胸脯保证。这件事不管做父亲的同不同意,她已经决定包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天门时尚  中卫资讯  白山新闻  钦州学习  北海资讯  临汾新闻  湘西旅游  辽源地图  盘锦学习  三明时尚  伊犁学校  阜新地图  迪庆旅游  佳木斯论坛  恩施学校  桐城学习  湘西旅游  郑州旅游  大庆论坛  海口新闻  大兴安岭学校  林芝地图  商洛学习  天门时尚  许昌学习  金昌论坛  安阳资讯  商洛论坛  辽阳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嘉峪关旅游  酒泉论坛  潍坊资讯  娄底资讯  抚顺学习  南通时尚  博尔塔拉资讯  淮安新闻  咸阳论坛  潜江地图  徐州旅游  怒江论坛  烟台论坛  徐州旅游  金昌论坛  伊犁论坛  南通时尚  松原地图  六安论坛  七台河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