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七节 继母继女大斗法(2)

第十七节 继母继女大斗法(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女孩与她有几分相似,随行的人都瞪傻了眼。



    王玉婷也在这时候碰巧出了门。“这是怎么回事?”她惊讶地叫道。



    图尔茹娜还未从惊讶中回过神,指着抱住自己的小女孩说不出话。



    “真是的!想让人看我们家的笑话吗?还不快进去!”王玉婷对所有刚出门的仆人吩咐,已有不少人在她家门前围观了。她让图尔茹娜进屋,又让仆人带上那名小女孩。



    已经有人通知了王重阳。王重阳进了大厅,看见女孩,沉闷地“哼”了声。



    图尔茹娜抢先叫屈。“我不知道她是谁!我不认识她!她不是我女儿!”



    “不是你女儿?为什么她会叫你妈妈?”王玉婷问。



    “我怎么知道?或许她认错人了!我没有孩子,早跟你们说过的!”图尔茹娜看向王重阳,总该有人相信她吧!



    王重阳面色铁青,板着脸问小女孩,“你多大了?”



    小女孩看着这张脸害怕,战战兢兢地说:“六岁。”



    “六岁?图尔茹娜小姐,六年前,你好像与别的男人生活过?”王玉婷意外地没有在这件事上大发脾气,并且十分冷静地说。



    “是的,是有这么回事。可是前因后果已经向你们说清了呀!你也也表示了谅解,不是吗?”图尔茹娜一直看着王重阳,这个男人知道她的过去,并表示过不会计较。



    王玉婷还是那么平静,“我们的确谅解了你,可是当时你说你没有孩子,但现在这个女孩又是什么呢?这说明你在某些事情上说了谎。你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瞒着我爸爸?”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骗你们!真的!”图尔茹娜现在拿不出能证明她没有说谎的证据,只能发誓了。



    王玉婷才不要她的誓言,“爸爸,你怎么看?我早说过她是骗子!”



    王重阳似乎谁的话也没听,仍然以严厉的口气问小女孩,“你从哪儿来?”



    “加迪斯。”



    “怎么来的?”



    “坐马车。”



    “谁的马车?”



    “一个胖婶婶来接的我和辛娅。”



    “辛娅是什么人?”



    “保姆。”



    “你以前和什么人住在一起?”



    “和辛娅。”



    “你妈妈呢?”



    “走了。”



    王重阳越问,女孩声音越小。王玉婷立刻打断了问话,“爸爸,六岁小女孩不可能一个人找到这儿,说不定带她来的人就在附近,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



    她刚说完,有侍女进屋向她耳语,王玉婷露出喜色。“爸爸,找到那个女人了。让她进来吧,一问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仆人带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子进来了。其貌不扬的年轻女子向屋内的人行了礼,“我叫辛娅。”



    “辛娅,你是做什么的?”王玉婷问。



    “我负责照顾这位小姐的生活。”辛娅指着六岁女孩说。



    “你照顾她多久了?”



    “从她还是婴儿时起。”



    “谁委托你的?”



    “这位夫人。”辛娅指向图尔茹娜。



    “你说谎!我从来没见过你!”图尔茹娜愤怒地大叫。



    “夫人,你怎么会不认识我?我以巴勒神发誓,是这位夫人拜托我照顾她的女儿。”辛娅平静地起誓,“以前夫人还会寄些钱回来,但最近连消息也没有了,我与小姐的生活实在维持不下去。后来,我听一位认识她的夫人说,她在新迦太基认识了位有钱有地位的男人,所以搭上那位夫人的车,赶来投奔。其实昨天,我和小姐与图尔茹娜夫人见过面了,她给了我些钱,叫我们以后别来找她。”



    辛娅说着,从随身包裹中取出钱包,倒出百来个银币。“这点钱根本不够我和小姐以后的生活,所以迫不得已才弄出今天的闹剧。”



    “全是谎言!”图尔茹娜冲上去,要教训这个叫辛娅的女人,被王玉婷的侍女阻拦了。



    “为了荣华富贵,连亲生女儿也不认了!爸爸,你看这个女人该怎么办?”王玉婷问父亲。



    王重阳板着脸,图尔茹娜扑倒在他脚下,“都是谎言!有人想陷害我!”



    “女儿都找上门了,还有什么谎言?再说陷害你一个获释奴隶有什么意义啊!”王玉婷说,“爸爸,她有过孩子的传闻已经存在不只一、两年了。其实有孩子也没什么,我们家又不是养不起,我也不是那种跟小孩计较的人。只是她今天能在这件事上欺骗你,明天就会在别的事上使阴谋诡计。”



    “使阴谋的是她们!”图尔茹娜都快急哭了。



    “把钱包拿过来。”王玉婷吩咐侍女为她递上辛娅手中的钱包。



    这只钱包做工精细,大红色,白银织边,上边的图形以珍珠绣成。“爸爸,这是她的钱包吗?”



    王重阳认识,这是他送给图尔茹娜的礼物,请专人订做,独一无二。



    “这个钱包两天前已经丢失了!我叫人去找过,可是没找着!”图尔茹娜急忙解释。



    “人证、物证全在这儿,你还敢狡辩?”这回王玉婷没那么好性子了,“爸爸,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还不够清楚吗?她是冲着我们家的钱!为了钱,连亲生女儿都不要了!”



    “不是那样的!”



    “那么是怎样?事实摆在眼前!”



    “有人陷害我!”



    “谁?谁会陷害你?陷害你有什么好处?你一个获释奴隶,贱命一条,全身上下,吃的、用的、穿的、戴的,哪样不是我们家的?陷害你能图什么呀?谁那么蠢,没事陷害你?你说呀!谁陷害你?是谁?是谁?”



    图尔茹娜被她咄咄逼人的气势逼得连连后退,她每每想说话,总被王玉婷打断,吞吞吐吐,毫无理直气壮可言。



    她们一吵,那个小女孩也哭了起来,哭声比她们的吵架声还高。整个屋子里全是女人的声音。



    “够了!吵什么吵!”王重阳爆发性的吼了声,女人们安静了。



    王重阳心烦地起身,什么意见也不发表,走了。



    他刚一迈出门,王玉婷和图尔茹娜又吵了起来,小女孩继续哭。



    ……



    与图尔茹娜吵得嗓子冒了烟,王玉婷结束了回合战斗,回到自己房中喝水。看来爸爸还很犹豫,不过这一次是她胜了,爸爸对那女人的看法已经产生严重动摇。她还须再接再厉。



    刚休息一会儿,侍女告诉她,加鲁来了,那个黑小子想约她出去。



    怎么这时候来?王玉婷觉得很巧,她刚与图尔茹娜大战,心情极不好,他来是为了给她散心吗?



    “好,我陪他走走。”王玉婷答应下来,换了身衣服,出去了。



    图尔茹娜藏身在走廊尽头的最后一根立柱背后,她偷偷望着王玉婷的背影,一直注视到她出了门,消失视线中。图尔茹娜坚定了目光,似乎决定了某件事,奔回了自己的房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安阳旅游  七台河时尚  金华娱乐  阿拉尔地图  商洛学习  大庆论坛  淮安新闻  临沂资讯  合肥学习  桂林学校  林芝地图  四平时尚  辽阳旅游  中山时尚  廊坊时尚  佳木斯论坛  重庆学校  南通时尚  张家口时尚  嘉峪关旅游  松原时尚  娄底资讯  潜江地图  泸州学校  黑河地图  益阳资讯  金昌论坛  北海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湖州旅游  阜新地图  沧州学校  大丰地图  恩施学校  林芝地图  昭通时尚  西安新闻  烟台论坛  喀什资讯  襄樊学校  临夏新闻  临汾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海口新闻  潜江地图  南通时尚  钦州旅游  中山时尚  德宏时尚  铜川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