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八节 一哭二闹三上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近你很空闲吗?”王玉婷问。加鲁回到新迦太基后整日无事可做,马西尼萨居然能允许他这个“剩余劳动力”游手好闲?



    加鲁挠了挠浅短的卷发,“王子没有为我安排,他让我多来找你。”



    “为什么?”王玉婷惊呼。马西尼萨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他有事相求吗?这不是他的作风,马西尼萨有事会直接来找她,或派加鲁直接说明,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难道他给你的任务就是让你找我玩?”



    加鲁只是傻笑。



    这家伙有问题!王玉婷心里琢磨。



    新迦达基的商业街热闹繁华,喧闹的街道有时让王玉婷听不清加鲁的小声嘀咕。谁能听见他在说什么?样子就像演员在练习台词。



    “嘿!有卖面纱的!”王玉婷奔向了路边小摊。五颜六色的面纱挂在绳索上,像小旗般飘扬。紫色的面纱最贵,虽然少有人买,但摊主仍把它挂在显眼位置。



    “你从前送我的那条好像就是这种款式。”王玉婷抚摸着柔软的紫色面纱说。



    摊主看她的穿着打扮,知道是买得起贵重东西的小姐,连忙向她推荐。



    加鲁很高兴,“你还记得?”那条面纱可是花光了他当时的积蓄。



    “我一直留着的,只不过回迦太基时没带在身边,留在意大利了,也不知道巴克尔那帮家伙会不会替我收着。我挺喜欢的。”



    “我没想到你会一直留着。”



    “好朋友送的东西当然要留着!”



    加鲁听得脸颊发烫。“不如我再买条送你!”加鲁当即掏钱要买下那条面纱,可令他尴尬的是,自己居然没带这么多钱。于是只得羞涩地捏着钱袋。



    “我有钱!马西尼萨虽然称王子,但我知道他一个亡国王子发不出多少钱。你的钱来得不容易,好好存着,将来还要娶老婆!”王玉婷用自己的钱付了帐。



    可在这之后,她发现加鲁竟一句话也不说了。



    “小姐!小姐!”



    王玉婷的侍女大叫着,直到她拨开人群,追上前面的两人,王玉婷和加鲁才发现了她。



    “小姐,不好了!图尔茹娜,那个女人割腕自杀了!”



    真是条来得突然,又令人震惊的消息!“死了吗?”王玉婷兴奋地问。



    “没有!被人发现,救下了!”



    太令人失望了!



    “您还是回去看看吧!她又哭又闹,恐怕会闹出什么事!”



    家里出了大事,加鲁也不好再留王玉婷陪他。王玉婷也担心图尔茹娜玩花招,告别加鲁,匆匆往回赶。



    图尔茹娜一阵嚎啕大哭,王重阳站在屋子角落,拿她没办法。他一靠近,图尔茹娜就会朝他扔东西;但他又不能离开,他一走,她再做傻事该怎么办呢?



    “让我死了算了!连你都不相信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图尔茹娜挂着眼泪,双手捶打桌面。“我要死!我要死!”她四处寻找利器,不过所有利器已经被王重阳藏了起来。



    “我没说不相信你……”



    “那不是我的女儿!我没有女儿,没有任何孩子!那个钱包不是我给她的,我真的把它弄丢了,不知是谁捡到,陷害我!”图尔茹娜捶着胸,声音已经沙哑。



    “我知道!我知道!你已经说过许多遍了!”



    “可为什么你还不相信我?为什么你要相信别人?”图尔茹娜又挤出几滴眼泪,“我从小就是奴隶,受够了欺凌,以为这下找到个好依靠了,不用再像从前那样任人侮辱,可到头来还是一样。你和那些男人有什么区别!”



    “图尔茹娜,不能这样说!我还是相信你的!”王重阳靠近了她,坐到她的身边。



    这次图尔茹娜没再向他扔东西了,无助地靠上他的肩,委屈地说:“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和那个叫辛娅的女人从哪儿来的,但我没有仇人,她们这样做一定有原因。你可以去查,查了就会知道。她们敢诬陷一位体面的夫人,背后说不定大有来头,仔细监视她们,他们一定会与幕后的人再接触,到时你就可以知道是谁了。”



    王重阳抱着图尔茹娜静默,如果真有人诬陷图尔茹娜,那个人是谁,他大概猜得到。



    图尔茹娜又接着说,“我敢说,你送我的钱包不是我无意间弄丢的。它失踪前,我记得放在有锁的首饰箱里,珠宝一件没丢,只有它不见了,这不是外贼,是家里人干的。如果是家中的奴隶盗窃财物,那么他们也应该偷走珠宝才对,可见偷钱包的这个人不在乎金钱,目的仅是针对我……”



    “别再说了,图尔茹娜!”王重阳压抑怒气,制止图尔茹娜说下去。图尔茹娜盯着他看,揣测他的心意。



    庭院里传来一阵喧闹,还没见到人,就听见王玉婷的大声嚷嚷。



    她冲进屋内,一眼瞪住图尔茹娜。“你不是自杀了吗?怎么还活着?”



    “你少说两句!”王重阳严厉制止她。



    但严厉对王玉婷向来不管用。“我还没开始说呢!怎么叫少说两句?”她瞪着图尔茹娜说,“以前啊,新闻常报道某某要跳楼,某某要跳桥,结果在上边坐了大半天,还是没往下跳,下边等着看热闹的群众都生霉了!他们其实是假跳,为了引人注意,达到别的目的。今天这个也一样,假自杀!”她突然指向图尔茹娜。



    “说够了?”王重阳大声喝斥。



    王玉婷不在意父亲的愤怒,接着来,“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吧?从主人到奴隶会围着你转,别人都在议论我了,说我逼死后妈!你这招不新鲜,我小时候常玩,在我面前寻死觅活没用!要死?地中海没有盖,自己跳去!在家里玩自杀算什么东西?我们家的人那都是出将入相、血浴战场,气魄比天大!你要死,那得给我死出个气魄来!要做我们家的人,就不要给我们家丢脸!”



    图尔茹娜两行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你还哭?有什么可哭的?我们家又没死人!”王玉婷冲上去,强行拆开图尔茹娜手腕上的绷带,图尔茹娜因恐惧和疼痛而尖叫,王重阳也阻止不了。



    伤口露了出来,王玉婷握着她的手腕,向父亲展示,“看吧!这么浅的伤口,还叫割腕自杀?假的吧!”



    血从伤口里涌了出来。



    “你该闹够了!”王重阳怒吼着推开王玉婷,让她远离图尔茹娜。



    被他推扯,王玉婷愤怒地吼叫起来。父亲竟然帮着那女人!她骂了一句,抬手要扇图尔茹娜的耳光,可王重阳先她一步,响亮的耳光声落在了王玉婷的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连云港旅游  西安新闻  徐州旅游  恩施学校  潍坊资讯  昭通时尚  海口新闻  辽阳旅游  宜昌地图  临夏新闻  益阳资讯  金昌论坛  大庆论坛  赤峰新闻  佳木斯论坛  南通时尚  衡水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重庆学校  昭通时尚  中山时尚  临夏新闻  湘潭学习  临汾新闻  黔南地图  烟台论坛  六安论坛  吴忠旅游  乌海旅游  白山新闻  阿拉尔地图  金华娱乐  盘锦学习  湘潭学习  临沂资讯  辽阳旅游  松原地图  潜江地图  合肥学习  三明时尚  抚顺学习  潜江地图  钦州学习  铜川学习  连云港旅游  张家口时尚  嘉峪关旅游  泸州学校  贵港资讯  西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