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十九节 又一条诡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夜王玉婷没有回家,她去了军营。一见到那些士兵,便把其中她认为训练懒散的臭骂了顿,然后呆在自己的营房中不出来了。谁也不知道将军为什么发这么大脾气,不过已有流言传播,许多人都说她为嫁不出去而烦恼。



    德尔非为她送来早餐,敲开了门。看见王玉婷睁着黑眼圈,双手托着下巴坐在窗边。



    “你没睡觉?是什么大事让你睡不着了?”德尔非感到奇怪,以前就算在大战前夕她也睡得香。“我叫厨师把面包做软了点,你应该喜欢吃。”德尔非为她摆好餐具,倒上牛奶。



    王玉婷不说话,对着窗外发呆。



    “究竟出了什么事?你看起来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有什么人能让你委屈了?”德尔非发觉事态有些严重了,以王玉婷有仇必报的个性会让自己这么不痛快?“谁惹你生气了?你随便叫一声,这里有上万兄弟为你报仇!”



    “我爸惹我生气了,你们敢教训我爸吗?”王玉婷总算吼出了一句。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个人还真不敢随便教训。德尔非也听过许多流言,但他知道的比普通人更多。“我听说过你家里的事。男人,特别是有钱有地位的男人,他们一生会结数次婚,有好几任妻子。你的父亲已经单身很久了,他需要位妻子。”



    “呸!连你也帮着他们说话!”王玉婷未消的怒气涌了上来。



    德尔非把早餐送到她面前,“这件事首先你要体谅父亲,男人有男人的需要,你在军队里呆了这几年,会不知道吗?”



    “我知道!所以有时我睁只眼闭只眼,当作没看见!可是那女人太过分,她不仅想做我爸的妻子,还想霸占我家!”



    “许多女人都是这样,只有极少数除外。你是干大事的女人,和她计较什么?你越是与她争,对她越有利,毕竟你处于强势,她能博得舆论同情。”



    “要是我不争,家就要散了!”王玉婷一点儿也不觉得饿,肚子里全是气。“没关系,我还有杀手锏。”



    “杀手锏?你还想干什么?”



    “大不了找几个人把那女人干掉!这是迫不得已的最后方法!”



    “我认为你不能这么做。”德尔非冷静地为她分析,“如果你真有这种想法,在最初的时候就应该不动声色地把她杀死,现在已经闹到全城人都知道了,那个女人现在死了,所有人都会怀疑是你做的。不管你是不是真凶,你的政敌会借这件事攻击你,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这么说我还得求神保佑她长命百岁?”王玉婷猛拍桌面,牛奶在杯中跳跃。



    “还是选把这事放一放,等过了风头再作长远打算。当前你应该关心北方的事,罗马人那边……”



    “这些事由安娜特他们打理就够了,他们那么聪明,不需要我,而且处理国家大事是他们的强项,我插进去也提供不了好意见。眼下我家的事才是大事,我得把这件事了结了,才有心情去管其它事,懂吗?”



    “阁下,这么说不对。”德尔非耐心反驳,“阁下就是因为太在意家里的事,才把它处理得一团乱。听我的没错,图尔茹娜并不是个难对付的女人,她能调动的资源很少,最大的依靠可能就是你父亲,把她放一边,她一个人演不了独角戏。没有你和她争执,你的父亲也会渐渐冷静下来,你们毕竟是父女,冷静了,父亲还是会向着女儿的。这段时间你就住在军营好了,我送来的军务文书你一份也没看,应该好好看看,我感到意大利那边可能出了大事,北方的克劳狄和他的军队有些不对劲。”



    王玉婷根本没认真在听,她的的眼光盯着别处,脑子里想着别的事,德尔非说的话她只听见些支言片语。



    “你说军务文书?”她像是得到了某种启发,“我有办法了!”



    “有什么办法?请管管你的正事吧!”德尔非知道她心里又有了对付家庭危机的诡计。其实这场家庭危机有一半是她自己决策错误引起的。



    王玉婷大口喝了牛奶,咽下几口面包,边嚼边说:“我回去了,这里继续交给你!”



    “那怎么能行?我不能代表你!我有预感要出大事了,接下来的事我没有权力处理,也处理不了!”



    “不把家里的事摆平,我也没心情干!我走了!”王玉婷快速吃完早餐,跑出了营房,但没走几步,又返回房里。“这件事还需要你的合作!”她拍拍德尔非的肩,德尔非真是拿她没办法。



    王玉婷回到了家中,堵气地摔门,把自己关在了屋里,谁也不见。王重阳只瞥了她的背影一眼,也不理会。仆人们都很心急,主人间斗气,他们的日子不好过。图尔茹娜一如既往像个女主人般催促他们去干活。



    没多久,有客人来访了。听说是来找王玉婷的,图尔茹娜当然要亲自迎接。来访者是德尔非,他时常亲自为王玉婷送文书,图尔茹娜也转交过几次,那些军事文件都有特殊记号,图尔茹娜知道厉害,所以不会偷看。



    “她现在心情不好,有什么东西我为你转交吧!”图尔茹娜和气地说。



    德尔非的神色遮遮掩掩,引起了图尔茹娜的注意。“将军阁下昨天在军营里过夜,今早又急匆匆回来了,副将们都不知出了什么事,所以我来问问。”



    “没什么的,她就是这样的脾气,你们太关心了。等她心情好了,我给她说说,让她为你们解释清楚。”图尔茹娜笑着说。



    德尔非表情做作,似乎没什么可说的了,想要离开。图尔茹娜送他出门,但图尔茹娜很快发现,德尔非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外徘徊。她留心观察,藏身暗处。王玉婷的侍女鬼鬼祟祟出来了,她在门外与德尔非相会,回来时,怀里抱了件东西。



    图尔茹娜跟踪侍女,女孩到了王玉婷房间门外,轻轻敲门,“小姐,东西送来了,您要看吗?”



    里边王玉婷的脾气仍然很大,怒吼着,“现在送来还有什么用?不看!”



    “可是小姐,您花了这么大心思……”侍女吞吞吐吐,东瞧西看了一会儿,把怀里的东西放在了门外地面,“我把它放在门外了,您开门就能见到。”



    “滚啊!还废话什么!”王玉婷的心情极差,侍女不敢招惹,迅速离开。



    图尔茹娜监视了好一阵,王玉婷没有开门的迹象。她也四下看了看,没有人经过,终于耐不住性子,轻手轻脚走了过去。她起侍女放下的东西,是个盒子。她不敢在这里打开,抱紧盒子奔向自己房间。



    锁好门,图尔茹娜才打了盒子。王玉婷花大心思要的是什么,德尔非和侍女如此神秘,甚至不愿让她知道。



    盒子里装着信,外观上没有任何记号,更没有图章。图尔茹娜有些犹豫,但还是拆了蜡封,内容是希腊文写的,用词生僻,有许多专用词。她识字不多,读不明白,联想到王玉婷对她的一贯态度,信里的内容她一定要弄明白才行。有谁能替她翻译呢?



    图尔茹娜正琢磨着,锁好的门被人大力踢开。她惊叫着跳起来,以为强盗进了屋。



    王玉婷领着一班奴隶出现在门外。“你在看什么?”她怒瞪图尔茹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重庆学校  辽源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伊犁论坛  廊坊时尚  安阳资讯  盘锦学习  林芝地图  酒泉论坛  三明时尚  桂林学校  北海资讯  诸城旅游  张家口时尚  烟台论坛  重庆学校  伊犁学校  临夏新闻  六安论坛  淮安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辽阳旅游  黄冈旅游  汕尾论坛  德宏时尚  贵港资讯  湘西旅游  四平时尚  阜新地图  宜昌地图  淮北地图  黔南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中山时尚  西安新闻  盘锦学习  广安学习  十堰论坛  金昌论坛  娄底资讯  西安娱乐  天门时尚  那曲地图  长沙娱乐  湖州旅游  商洛论坛  临汾新闻  六安论坛  郑州地图  湘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