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二十四节 命中注定(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继陈志之后,普布利乌斯游说了许多人,遗憾的是,这些在罗马有地位、有影响力的人并不表示支持,少数表现出兴趣的又是年轻人,影响力不够,不能为他争取到更多支持者。反对者的理由很明确――普布利乌斯没有竞选资格,他的年龄不够。仅军团指挥官这样的职位便要求三十岁以上,更何况这次竞选的是执政官级别的将军,至少得达到四十岁以上吧,普布利乌斯才二十出头而已。



    但是游说形势的不乐观,并不影响普布利乌斯的竞选决心,无论情况如何,只要举行选举,他就要参选,哪怕到时被人哄下讲台。陈志对他的愿望也不抱希望,毕竟不现实。最后,他们拜访了赵弄潮。



    普布利乌斯的行程里并没有赵弄潮,他要见的人太多了,不过陈志一再要求他去见一见,赵弄潮说不定能想出好方法。普布利乌斯并不是很乐意,征求意见可以,但如果是要使用诡计来获取竞选胜利,他决不答应。



    此时赵弄潮已从元老院回来了,听了他们的想法,很是震惊。



    “你也认为我的想法很可笑很疯狂,不可能成功是吗?”普布利乌斯不高兴地说。赵弄潮的思维方式一向与众不同,这次连他也要随大流了?



    惊讶不是为这个。我只是震惊于你的志向,你明知道与法律不合,可还是这样想了。”赵弄潮非常欣喜,“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挑战法律的想法?”



    陈志感到奇怪,赵弄潮在欣喜什么?



    “没什么特别想法,我认为自己可以做到,就这样做而已。”普布利乌斯的心中有股热流,“我没想过要挑战传统!”他答得不耐烦,显然许多人对他提出过类似问题。



    “为他想想办法吧!我们目前争取到的支持者很少。”陈志说。



    赵弄潮与他们对坐,看着他们,抿着嘴唇,显出为难,“如果你们想要争取支持者,恐怕来不及了。元老院已经决定明天召开公开大会,所有能在明天赶到的公民者将参与,负责通知的使者已经出发。而且这次并不是选举马塞拉斯的顶替人,元老院已决定从西班牙招回克劳狄,所以这次要选的是顶替克劳狄的人,也就是西班牙军团的指挥官。”



    普布利乌斯忙于争取支持者,对元老院的最新决定一无所知,从赵弄潮口中听到,他的眼里顿时放出光彩。



    “很高兴吗?”赵弄潮看出了他心里所想,“那是你父亲指挥过的军队,如果由你接替这个位子,似乎已形成了某种精神传承。但你父亲是以代执政官的身份接下的指挥权,这个将军职位的级别等同于代执政官,对你来说太高了,你同样不具备竞选资格。”



    “如果是接手西班牙军团,那么我更应该参与竞选。”普布利乌斯更加坚定了,“这是父亲指挥过的军队,他未完成的事业要由我――他的继承人接着完成。”



    是西庇阿的继承人。你可以继承他的财产,不过可惜不能继承他的军队,军队是属于国家的,是人民的,你必须经过人民的同意才能成为指挥官,而这又得通过法律程序,一步步来。你拿什么来越过法律呢,普布利乌斯?你们罗马人非常重视传统和法律,你做将军,既没有前例,又不合法,该怎么办呢?”



    普布利乌斯被问住了,其实这个问题他从未想通过。



    陈志觉得找错了人,他希望赵弄潮为他们想办法,而不是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所以我们才想到征求你的意见,你的主意最多。”陈志说。



    赵弄潮摊开双手,表示无能为力,“我不是罗马公民,没有投票权;现在时间还剩下不足一天,也没有办法帮你们说服更多人,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难为你了。其实我也不指望你为我想出办法,我知道难度太大。”普布利乌斯轻叹了声。



    赵弄潮拍了拍他的肩,“千万别垂头丧气,普布利乌斯,记住一句话,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我哪有垂头丧气?”普布利乌斯将所有郁闷付诸一笑,“我还要抓紧时间多说服些选民!我得走了!”说完,普布利乌斯起身要走。



    “普布利乌斯,你先走,我与奥斯佩克斯还要话要说。”陈志说。



    “随你。不过快点,我不等你!”普布利乌斯边说着,已快步出了门。



    留下来的陈志与赵弄潮对视。赵弄潮突然露出微笑:“本来我想,如果你出去了,我会派人把你叫回来。”



    “我知道你没对普布利乌斯说实话。”陈志会下来,不知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这位过去的同学,“你刚才对他说‘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普布利乌斯真的会当选?或者说,他现在不会,但以后会成为将军?”



    “陈同学变聪明了!”赵弄潮的笑容变得有些阴邪,“鉴于我和你早已经‘道不同’,我不能告诉你全部。如果我现在就说普布利乌斯以二十出头的年纪能成为罗马将军,恐怕全意大利的人都会笑死我。”



    “这是真的?”陈志惊讶无比。普布利乌斯虽然雄心勃勃,但事实是个怎样的情况,他们心里都清楚,普布利乌斯当选的希望渺茫,甚至说没有希望也不过分。陈志喜欢他那份信心,不过支持他的唯一结果,恐怕也是为了让他不至于得零票而已。“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不可能吗?”



    赵弄潮轻笑,“我要是直接告诉他,明天一定会当选,谁会信?普布利乌斯是个聪明人,如果不向他说出个为什么,他会起很大的疑心。而我该怎样向他解释?告诉他,当选是历史的必然?”



    陈志想不通了,问道:“那么他该怎样才能克服法律上的障碍呢?”



    “陈同学,法律根本不是障碍!迦太基人会助他一臂之力。”



    陈志很加奇怪了,“不是障碍?这是怎么回事?与迦太基人有什么关系?”将法律视为神圣条文的罗马人会允许僭越法律的事发生。



    赵弄潮肯定地冷笑,“我们什么也不用做。明天你就等着看吧,罗马的法律是怎样失效的。”



    ……



    陈志离开了赵弄潮,这个赵弄潮说话神神秘秘,对他总不说尽。他追上了普布利乌斯,他没将明天即将发生的事告诉他,只问了些竞选的准备情况。



    情况依然不乐观,支持者很少,甚至一些与西庇阿家族来往亲密的人也反对普布利乌斯参选。陈志不禁怀疑起赵弄潮,他说的是真的吗?不过普布利乌斯仍不改决心,明天他一定要试试看。



    不等太阳升起,已经能听见大街上的喧哗了。陈志被他们的声音吵醒,他推开窗,看到利略元老正在院子里安排仆人该做的工作,他穿着白色的紫边托加,已经准备出门。



    小奴隶见到陈志醒来了,赶紧过来服侍。陈志吩咐他取来那套红边的白托加,这是贵族青年的正式着装,今天他也要去广场。



    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全是成年男性,女人和小孩子也可以参与,但只能在广场四周围观看热闹,不时喊出自己的言论而已。平民的着装颜色各异,贵族则是清一色的纯白,只是袍边色彩略有不同,这使得陈志不至于迷失方向,他向着红边白衣的人群走去就成了。



    元老们已经依着阶梯坐好,各级官员也有固定的坐次,执政官克利斯品那斯身旁的坐椅空着,顶替马塞拉斯的人选还未决定,不过候补者通常是某位元老,今天的大会也不是为了填补这个位子才召开。没有职位的贵族青年只能站在阶梯下,他们的队列根据父辈的职位排列,因此陈志的位置还算靠前,可以清楚地看到元老们,以及讲台。



    他在人群中搜寻普布利乌斯,他的父亲担任过执政官,所以应在前排,但陈志没有在前面看见普布利乌斯,相反,他看见赵弄潮了。赵弄潮没有公民权,却出现在了官员们的队列中,与两位保民官有说有笑,谈得很愉快。



    赵弄潮出现在哪儿都不奇怪。陈志继续寻找普布利乌斯,但他似乎没有来到广场,连人影也瞧不见。号角吹响,陈志将目光拉回到元老们身上,公民大会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乌海旅游  六安论坛  湘潭学习  吴忠旅游  大庆论坛  长沙娱乐  桂林学校  四平时尚  天门时尚  烟台论坛  深圳学习  桐城学习  贵港资讯  西安娱乐  钦州学习  林芝地图  乌海旅游  黄冈旅游  济宁新闻  商洛论坛  咸阳论坛  恩施学校  赤峰新闻  辽源地图  廊坊时尚  桐城学习  重庆学校  宜昌地图  黔南地图  临沂资讯  衡水新闻  湖州旅游  许昌学习  北海资讯  铜川学习  益阳资讯  盘锦学习  泸州学校  松原时尚  宜昌地图  辽阳旅游  连云港旅游  泸州学校  烟台论坛  黑河地图  咸阳论坛  黑河地图  海口新闻  七台河地图  济宁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