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八节 普布利乌斯的烦心事(2)

第三十八节 普布利乌斯的烦心事(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庆功宴因加图搅局而蒙上了层阴影。散席后,普布利乌斯彻底爆发出来,巴尔卡家宅院里的花草在他的剑下成了出气包,花草片片凋零,变成了碎片。赵弄潮应约来见他,现在也只得默默跟于身后,不敢作声。



    “总有一天,我会让那小子好看!”普布利乌斯砍累了,把剑**花坛。



    “你说的是加图吗?”赵弄潮问。



    普布利乌斯点点头,“他总是和我对着干,我不愿提的事,他偏偏要提,还得逼着我去做!以前梅特卢斯也同样与我作对,但他与加图完全不同,梅特卢斯反对我只是出于个人喜恶,还没这么讨厌……”



    “而加图的背后去有着个政治集团。”赵弄潮忧心忡忡地说,“这是正常的党争。从前你只是无忧无虑的少年,和自己厌恶的或厌恶自己的人争吵,最多大不了打一架,但现在你的地位提高了,危险也在提高,任何争吵都关系着生死。对加图不可不谨慎。”赵弄潮面对着普布利乌斯的背影说了这番话,如果此时普布利乌斯转身,会发现他的神情极认真。赵弄潮想到了以后会发生的事才这么说,有许多话他没能说出口,普布利乌斯是个高傲的世袭贵族青年,怎么对付得了加图这样一心向上又有后台的平民年轻人呢?



    “我才不怕他!他的背后不就是站着费边吗?费边的确是个很有威望的人,但称不上英雄,他的战术已经过时了,却不肯改变。这里是西班牙,不是罗马,别想管住我!我得按自己的想法来。”



    “据我所知,加图目前根本不能对你造成防碍。他只是羽翼未丰的雏鹰,而你已经展翅高飞了。为什么一定要弄僵关系?先安抚他比较好。”



    “不,别小看了他。这小子已经向我发起了挑战。”普布利乌斯在生气,“如果我想得没错,下一步他会煽动纳西卡以及更多人,联合对付我。今晚他与纳西卡已经找到了共同语言——他们都想杀掉一个女人,而我是反对这件事的。”



    这个话题让赵弄潮心中颤动,今晚他来见普布利乌斯就是为了谈这个女人。他要保护王玉婷,这是他目前的头等大事,只不过他实在没办法插手,他只是个顾问,决定权在别人手中。虽然已经察觉到普布利乌斯反对处死王玉婷,现在听见普布利乌斯亲口说出,更使他有了信心。



    他向普布利乌斯建议,“原谅我把话直说,你的大部分将领和士兵部赞同处死她,同意放过她的人非常少,目前我只知道有三人——你、利略,还有我。你不理会多数人的意见吗?刚树立的威望会因与多数人作对而消失的。”



    “威望不是靠顺从大众而树立的,我知道这个决定将令大多数人失望。”



    “恐怕还有愤怒。”赵弄潮提醒说,“不要忘了,是那个女人害死了你的父亲。你记得,所有人都记得,你不打算杀死她报仇吗?如果放过她,所有人都会认为你忘了仇恨,连杀父之仇也忘了。”这一点在赵弄潮心中是最难过的一道关,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知道普布利乌斯有没有这个心结。



    普布利乌斯非常坦然,没有像平常人那样的咬牙切齿地咒骂凶手。“我很爱我的父亲,虽然他很严厉,对我极少流露关爱,但如果没有他的督促,恐怕我现在也只是个混吃混喝的平庸贵族青年。他已经死了,为了祖国死在战场上,很光荣。这是每一个优秀的罗马人向往的终结生命的方式,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真有抱怨,也只是打败迦太基人的心愿没有实现。”



    赵弄潮望着他的背影,夜色使他看起来一团漆黑,似有似无。赵弄潮竟在心中产生了莫名感触,普布利乌斯的这种心态是冷漠,还是大度呢?不平常的人有不平常的想法,而普布利乌斯正是一个非凡的人。



    “战场上的杀戳是没有具体仇人的杀戳,不仅是她,换看任何一个迦太基人,我都不会以报父仇的名义去砍他的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对她没有怨气,死的人毕竟是我的父亲和叔叔,可我又不愿她死,我可以将她看作敌人,却无法把她看作仇人。我发现自己陷入了矛盾中,这些话我不能轻易诉说,我可以把它们告诉利略,他会理解,但却不能为我出主意,所以只有对你说。”



    “我很感激你对我的信任。”赵弄潮勉强拉出抹笑容,尽管普布利乌斯背对着他,看不见,可他还是要对他笑,但笑过之后,更多的是酸楚,从普布利乌斯的话中,赵弄潮明白了。“我想,你可能爱上那个女人了吧?”



    “或许是这样。”普布利乌斯的语气不太确定,“我喜欢过许多女人,可是对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是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好像见到了多年不见的朋友,喜欢她在我面前跳跃,晃来晃去的模样……”



    普布利乌斯越说,赵弄潮的脸色越阴沉,只可惜普布利乌斯背对着,看不到。赵弄潮早已经觉察出普布利乌斯对王玉婷的感情超出了友谊,但他总以“只是可疑”来自欺欺人。今天他可以确定了,他的心脏从没有这么快速地跳动过,这不是喜悦的兴奋,应该算是种遇上仇人的冲动。



    “你可以救她的。”赵弄潮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气息,“你可以赦免她,但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这样做,不仅避免别人对你的猜疑,更显示出你的宽容。然后永远不再见她,把你的感情永久深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们的关系。要知道一旦泄露出去,对你和她都是致命的,特别是对她,迦太基人疑心重,他们的元老议会会要她的命。”



    “永远不再见面?”普布利乌斯转身看着他,似乎对这条建议很失望。



    “不过战场上的见面除外。”赵弄潮露出微笑,“但被无故释放后,迦太基人会怀疑她,她也不大可能再为他们效力了。”



    赵弄潮的笑意更浓,连他自己都感到面部肌肉很勉强地在运动。普布利乌斯的表情木讷,对他这样健谈活泼的人来说,这种呆滞表情是极不寻常的。普布利乌斯不希望这种结局——赵弄潮开始惴测普布利乌斯的心思——普布利乌斯想要更好的,所以才找上他商量。但普布利乌斯希望的更好的结局,对赵弄潮来说只会更不好,赵弄潮不愿再为他想更好的办法了,只有刚才提出的方法才是最好的,只有这样对王玉婷、对赵弄潮才最好。



    “我知道你们的关系不一般。”普布利乌斯突然说。



    他把赵弄潮惊住了。普布利乌斯口中的“你们”不指别人,在赵弄潮的理解中就是指他和王玉婷。普布利乌斯知道了他与王玉婷的关系?赵弄潮深感不妙,他现在还不能被人当做情敌。



    “在罗马时,你不顾性命搭救,我就看出来了。你和她,还有利略,你们是早就认识的很好的朋友,对不对?”普布利乌斯笑着说。



    听到把他们与陈志扯一块儿后,赵弄潮稍松了口气。原来普布利乌斯并不知道,他没有看到这么深。



    他又说:“既然是好朋友,你会希望她遭遇不幸吗?我以权力释放她,却让她回到迦太基人中遭受猜忌,甚至受到迫害。我不能这么做,这是在害她。”



    “可是留在罗马人中……你有这么多仇恨她的部下……”



    “怎么也比回迦太基好,在那里她孤立无援,在这里至少还有我们。我会妥善安排的,而且已经有主意了。虽然我没有采用你的建议,不过谢谢你的提醒,让我找到了灵感。”



    “你的方法是……”赵弄潮紧张地问。



    普布利乌斯一扫愁容,笑容轻松,“这是个比较长远的计划,暂时保密。”他笑着进屋了。



    长远计划?赵弄潮琢磨着,联想到普布利乌斯的笑容,心中起了不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天门时尚  湘潭学习  郑州地图  淮北地图  三亚论坛  三亚论坛  黔南地图  昭通时尚  许昌学习  恩施学校  嘉峪关旅游  抚顺学习  七台河地图  淮安新闻  大兴安岭学习  安阳资讯  桐城学习  辽源地图  临汾新闻  伊犁论坛  临夏新闻  深圳学习  咸阳论坛  伊犁学校  淮安新闻  汕尾论坛  天门时尚  临沂资讯  济宁新闻  宜昌地图  思茅新闻  大庆论坛  诸城旅游  西安娱乐  湘西旅游  辽源地图  七台河时尚  喀什资讯  七台河时尚  汕尾论坛  迪庆旅游  海口新闻  湘西旅游  襄樊旅游  衡水新闻  铜川学习  桂林学校  襄樊学校  咸阳论坛  连云港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