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三十九节 分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普布利乌斯次日宣布了获释者的名单。首先释放的是在伊比利亚有地位有名望的人,或者他们的子女,普布利乌斯不仅允许他们离开新迦太基,对某些重要人物还要确保他们的安全。这些人中不少人对普布利乌斯感激涕零,谁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得到释放,而且这位罗马将军年轻仁慈,与传闻中的疯狂形象完全不一样。



    如果说这些伊比利亚人得到释放,在普布利乌斯解释清楚的情况下并未得到质疑,反而获得了赞许,那么他在毫无商议的情况下释放王玉婷,则引起了罗马人内部的反对。



    第一个出头反对的自然是加图,他现在已成为所有反对普布利乌斯行动的领头人。第二个出头的人居然是纳西卡,普布利乌斯抱怨这个弟弟与他根本不在一条心。



    在释放仪式结束后,加图第一个对他说了话。“你打算放那个女人回去,然后带着军队与我们战斗吗?”



    没等他答复,纳西卡说话了,“你虽然有时很冲动,并且感情用事,但仍是个英明的人。现在这个英明的人怎么做出了糊涂事?”



    他们俩说了话,所有持反对意见的军官们都说了起来,围着普布利乌斯吵个不停,要求他收回释放王玉婷的命令。高级军官们之中只有陈志没有表时意见,另外还有顾问赵弄潮。虽然没有表明意见,但他们绝不在反对者中。赵弄潮鼓励地看着普布利乌斯,王玉婷能不能获得自由,就看普布利乌斯能不能顶住压力了。



    “够了!”普布利乌斯喝斥他们,让他们闭了嘴。“这不是你们能干涉的事。我说过放她走了吗?我只不过把她从监牢里放出来而已,并没有打算让她回到迦太基人那儿去,她仍在我们的控制中。放她出监牢只因为我认为像她这样地位的人不适合呆在牢里,多少总该有点礼遇吧!她在新迦太基有住宅,我让她回那里,但是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能离开大门一步。你们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



    普布利乌斯一席话塞住了众人的口。他没有释放王玉婷,只不过将她换个地方监禁。但王玉婷的待遇好起来了,意味着想要处死她的打算更加不现实。年轻的将军有意维护她,谁看不出?



    陈志将赵弄潮拉至一旁,小声问,“这是怎么回事?普布利乌斯想要众叛亲离吗?”



    赵弄潮苦涩地冷笑,“别一有事就认为是我干的!我建议他,如果要释放玉婷,就彻底释放。可他不听,一意孤行要将她留下。他有时候就这样,很任性。”



    “据我所知,他在昨晚已经释放了王叔叔和王叔叔新娶的夫人。不过他们现在仍受着监视,没获得完全自由。你怎么向普布利乌斯建议释放王玉婷?这件事办急了会引发大风波。”陈志语气中有些埋怨。



    赵弄潮感觉到他的不满,对他起了怨气。“怎么这样说?如果再不急,她就要被杀死了!而且普布利乌斯也有这个意愿,怎么能怪到我头上?玉婷是和我们一起来的,我们不相互帮助,怎么渡过难关?既然我们是四个人,回去的时候也得四个人,我向陈叔叔保证过。”



    “假如普布利乌斯因这件事受了难,那么你的历史不是要发生改变了?你以前为了维护历史干了坏事,现在又不维护它了?”



    “你还记着叙拉古的事?这次与上次不一样,玉婷的安危是头等大事!在你心中,我们的安危还没有这些古代人重要吗?”赵弄潮厌恶地瞪了陈志一眼,认为这个人在无理取闹,不愿多说了。



    “你等一等!我认为到如今这个地步,我们应把话说明白,表明内心想法,别猜来猜去,相互误解了!”陈志在他身后着急地低声喊叫。但赵弄潮已经不回头,陈志无可奈何地瞥了他的背影一眼,使出闷气。



    “利略,过来一下。”远处有人在召唤。



    陈志看到是加图他们,已猜到他们的目的,不过又不好拒绝,只好靠了过去。



    这已经算是公开的秘密会议了,可能参与的人认为他们谈论的是正大光明的维护罗马利益的事,所以没什么好隐藏的。



    “西庇阿不听劝告,这时候我们更应该团结,一定要劝到他听从为止。”加图说。他看着陈志,“利略,你是什么态度?我们都知道你与西庇阿关系最好,如果你实在不愿与朋友对着干,我们不会勉强你。”



    陈志一边走一边思考,这是要他立刻表明态度了。如果他的立刻与他们不一致,他们会立刻排除掉他,把他连同普布利乌斯一起孤立起来,以后他们的行动不会再让他知道;但如果赞同他们,那就意味着他站在了普布利乌斯的对立面,并向他施压,这不是对朋友干的事,更何况普布利乌斯没有干错事。



    他一时想不出能够两全的巧妙答复,只好直说,“普布利乌斯有自己的打算,我们不能看表面,应当相信他。”



    “他的打算就是怎样讨好那个女人。有传闻说他喜欢外国女人,把贤淑的妻子冷落在家。看来这个传闻是真的。”加图毫不客气地说。也不知道他真的听说过这样的传闻,还是自己编造出的谎言,不过普布利乌斯冷落妻子的事许多人都听说过,因此引起在场不少人的猜疑。



    “只是传闻,可信度不高。”陈志立刻反驳说,“普布利乌斯的为人我们都清楚,他的确有许多情人,我们多少都听过他的绯闻。但在大事上他什么时候糊涂过了?你们中许多人认识他的时间很长,从小一起长大,或者看着他长大,我这个认识他时间最短的朋友都能信任他,你们更应该能做到。如果他是个糊涂的人,我们现在能有这样的胜利吗?”



    “他是个赌徒!”加图说,“赌的是运气。如同所有的赌博一样,最初总能小赢几把,但最后会输得一无所有。如果不是碰巧遇上海水退潮,我们永远也攻不下这座城。这就是运气,运气不会停留在一处。”



    陈志绝对不相信那是运气,但他无力反驳加图的“运气说”,只好绕过这个话题,“至少他们现在没有犯错。而我们这样联合起来迫使长官按我们的意志办事算什么呢?我们把军团的纪律放在哪里?这才是干错事。以前有过这种事吗?我没听说过。就算是公认愚蠢的瓦罗,在他担任执政官时也没有人出来这样反对他的策略,尽管他导致了我们在坎尼的悲剧。”



    习惯依循传统的罗马人在听了陈志的话后,有的人低下了头,生了悔意。



    “利略,我看出来了,你是维护西庇阿的!”加图不能容忍有人离间他正在形成的联盟,“虽然是好朋友,但朋友犯了错,更加有纠正的义务!”



    “加图,你,普布利乌斯的错误在哪儿?他做的事没有超出将军的权力范围,也没有带来危害。他连掌握一个俘虏的生死权也不行吗?”陈志不示弱地反驳。加图分明是想借机攻击普布利乌斯,这个人不是为了罗马的利益,而是为了他自己和他的集团,所以陈志不怕反驳他,只要站在罗马传统和军团纪律的立场,加图毫无办法。



    他把加图气坏了,加图不能允许自己被一个连用拉丁文写文章都有困难的人驳倒。他还想说,这时一位百夫长向他们跑来,有事汇报。



    巡逻的士兵在城外抓着两个可能的女人,她们在城边鬼鬼祟祟,可能是间谍。问了她们身份,她们说自己是罗马人,一个称自己是前执政官鲍鲁斯的女儿,另一个居然称自己是西庇阿将军的妻子。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是冒充他人身份,也没有这样冒充法。



    陈志听完,立刻跟着百夫长去看个究竟,趁机离开这群人。



    士兵抓着的两个女人年龄都不大,头发散乱,衣裙也肮脏,似乎吃了不少苦。陈志靠近她们,一眼就认出黑头发的女孩是阿米利娅。“阿米利娅小姐,真的是你?”



    黑发少女抬起头,她身旁的褐色卷发的女孩自然是科尼利娅了。科尼利娅见到终于有人认识她们,“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泰州地图  桂林学校  襄樊学校  淮北地图  德宏时尚  乌海旅游  临夏新闻  钦州旅游  大兴安岭论坛  桂林学校  深圳学习  白山新闻  眉山旅游  松原地图  广安学习  西安娱乐  四平时尚  烟台论坛  辽阳旅游  迪庆旅游  北海资讯  酒泉论坛  安阳旅游  长沙娱乐  喀什资讯  吴忠旅游  十堰论坛  中卫资讯  金昌论坛  思茅新闻  黄冈旅游  酒泉论坛  襄樊学校  益阳资讯  商洛论坛  宜昌地图  大兴安岭学习  昭通时尚  大丰地图  大兴安岭学校  三亚论坛  重庆学校  三明时尚  深圳学习  迪庆旅游  沧州学校  贵港资讯  辽源地图  诸城旅游  泰州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