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四十三节 永不后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马人距离迦太基人的营地不足十斯塔狄亚,也就是不到两公里,此时迦太基人的军营里除了巡逻士兵,只有寥寥几人如幽灵般在帐篷外活动天空微亮,快要吹响清晨的号角了,这时急驰的战马闯入军营,惊起了巡逻兵和那几个“幽灵”的惊叫。



    骑手直冲向吉斯科的帐篷,被将军的卫兵拦住,他大叫着要见将军。吉斯科刚睡醒,听见外边有人叫嚷,知道有急事,让卫兵放他进来。



    “罗马人来了!”骑手进来后也不顾礼仪了,见面就喊,“他们已经到了!我们发现他们时,不到七斯塔狄亚了!”



    吉斯科难以置信地愣了一会儿。“多少人?”他问。



    “一大支军队!那时一片漆黑,只能通过火把的数量判断。”



    “全体出动了?”吉斯科轻声猜测。如果是想要偷袭,点火把干什么呢?打着火把是为了加快在黑暗中的行军速度,假如西庇阿在其中没有诡计,那么就是真的要来战斗了。



    “叫醒全军。马上战斗”想到现在敌人被发现的时候已不足七斯塔狄亚,现在恐怕连五斯塔狄亚也没有了,吉斯科不禁心慌起来。



    号角响起的时候,全营地都乱了,吹响的不是清晨轻缓的号声,而是激昂的战斗声响,这是敌人来袭的信号。士兵的第一个反应是被偷袭了,抓着皮甲往身上套,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



    马戈连同马西尼萨快步进入吉斯科的帐篷。吉斯科正在卫兵的帮助下穿戴繁琐的甲胄,副将波斯达也在这儿帮忙。吉斯科瞥了眼已经武装整齐的两人,自言自语地说:“你们睡觉时都不脱衣吗?”



    “你是要参加宴会吗?”马戈回敬说。



    吉斯科的每一条皮带上都钉着排镶宝石的黄金扣子,紫红色斗篷明艳夺目,胸甲擦着很亮,就像从未用过的新货。他一边整理半篷上的折皱,一边回应,“指挥官是一面旗帜,要让士兵随时能看见,特别是在战场上。你们有闲心看着我穿戴,还不如带上队武装好的士兵,先将西庇阿抵挡一阵子。”



    “你不是要做我们的指挥吗?我们在等待命令。”马戈怒气冲冲地说。



    吉斯科大声对他喊:“这就是我的命令!还不”



    马戈骂骂咧咧地转身,马西尼萨也跟着离开。“波斯达,怎么搞的?连带子也不会系了?你这个蠢货!”吉斯科向着他的副将怒吼。波斯达默不作声,低头认真给固定胸甲的皮绳打结。



    纯白的战马已经在帐篷外等着了,吉斯科出了帐篷便跨上它。天稍稍有些亮了,但跑动的人影仍是深灰色的。“不要慌!那个卷头发小子没什么可怕的!跟我来!”吉斯科下令吹响号角。号声响起,所有跟不上军队的人一律按逃兵惩处。



    普布利乌斯首先遭遇了马戈,还未来得及解决这个拦路者,吉斯科与马西尼萨率领的军队赶到了。普布利乌斯为这次战斗投入了自己所有的军队,但在吉斯科倾巢而出的七万大军前只是一小团聚集起来的孩子。他命令西拉那斯指挥骑兵,步兵由利略与马喜阿斯指挥,他自己坐阵中央。



    陈志回望了阵列中央的普布利乌斯,面对数倍的敌军,那个人的目光如湖面般平静,陈志看到了一种安心。但他自己此时没有一点安心感,普布利乌斯没有向他们下达任何战术安排,只是让他们去战斗,对于一场大战来说很不可思议;或许他有战术,但只是捂在心里。这让陈志想到了没有跟着来的赵弄潮,可能他又泄露了“天机”。



    胡思乱想之际,一支标枪飞来,陈志以盾挡下,枪尖刺穿盾面,只得将这面盾扔了。他拔出剑,说了些鼓舞的话,领头冲向敌人。两万人迅速淹没在七万人中。



    战局从一开始就一边倒。尽管罗马人非常勇猛,却不断被压得后退,普布利乌斯焦急起来。他知道,就算迦太基人的七万士兵没有经过严格训练,但要以自己这点人面对面消灭对方,几乎不可能。撤退的声音又一次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住口!我不会撤退!”普布利乌斯对着提出建议的加图怒吼,“你要是再提撤退的事,我就把你当作逃兵正法!”



    “就算杀了我,我还是得说!等我们被敌人包围时就晚了!”加图一副毫不畏惧的模样,就像一位正直的大臣向暴君提出建议,“你为什么这么固执?现在的状况已经印证了我们的判断,是你自己坚持要打。要我们与你一起陪葬吗?记住,你率领的是罗马的军队,不是你西庇阿自己的!这些士兵是罗马公民,不是西庇阿家的奴隶,他们死了,葬送的也是罗马的利益。”



    普布利乌斯没有反驳。



    “拳头要收回来才能打出去,汹涌的急流遇上顽石也只能绕行回避。坚持荣誉的人是英雄,可只有善于面对屈辱的人才能成为伟人。西庇阿,你会是个英雄,但永远也成不了领袖,因为你的目光只看见了正前方,哪怕前方是悬崖,也不拐弯!”加图愤怒说完这席话。看见他仍然沉默,加图转身对传令官说,“将军阁下已经同意了,向士兵们下令撤退。”



    “谁同意了?”普布利乌斯大声说。传令官立刻退了回来。他指住加图,“你的问题等打完了这场仗,我跟你新帐旧帐一起算。急流冲不垮顽石,是因为它不够汹涌!”他又面向传令官,“谁也不许后退!这是我的命令,全军向前!”



    “那是不可能的!”加图说,“这个世界不是你认为怎样就能怎样。你想让军队前进,他们就会前进吗?局势已经这样了,不会因为你的个人愿望而改变!你还想让士兵往前冲?这个时候,没人为你这个疯子卖命了,现在撤退是保住你的荣誉的唯一方法。难道一定得等到惨败了才会撤退?”



    “我从不希望有人为我卖命,更不会让大家白白送命!我现在就让你亲眼见到什么是汹涌的急流!”普布利乌斯握住马鞭,狠抽几下,黑色骏马从卫队的队列中脱离出去,在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直奔前方战场。



    陈志发现迦太基人的骑兵不知去向了,在战斗刚开始的时候,他还看见西拉那斯领导的骑兵与那些努米底亚人贴着追打,使那些黑皮肤的骑手完全没有停下来投放标枪的机会。现在他们都不见了,可能在追逐中远离了战场。



    敌人的侧翼失去了保护;当然,他们自己也一样。就看谁能发现这个弱点,并率先采取行动了,迦太基人占着绝对上风,他们只专注于前方。陈志不知道普布利乌斯是否发现了,战况瞬息万变,不能等将军发布命令,他将自己展开行动。



    突然,一匹黑马窜入他的阵列。陈志很惊讶,因为马背上的人就是普布利乌斯。



    陈志正要告诉他现在的状况,普布利乌斯却下了马,把缰绳给了他。年轻的将军什么也没说,拿上剑盾,冲向了敌人。



    对面只有几名迦太基士兵注意到他,这个罗马人披着深红斗篷,级别不低,他们无法理解一位高级军官怎么来到了最前线。在他们反应过来前,只听见那位高级将校大喊:



    “罗马人,快来拯救你们的西庇阿!他危险了!”



    陈志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普布利乌斯的行动惊愣了。其余人也被愣住。那些在附近看见他的,以及在远一点的地方听到他声音的人,都因他们的将军身处险境,自己却在畏缩后退,而感到惭愧了。他们大喊一声,开始猛烈地向敌人进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黄冈旅游  大兴安岭学习  金华娱乐  眉山旅游  襄樊旅游  中山时尚  七台河时尚  湖州旅游  许昌学习  淮北地图  嘉峪关旅游  七台河地图  博尔塔拉资讯  郑州旅游  广安学习  临沂资讯  嘉峪关旅游  阿拉尔地图  宜昌地图  林芝地图  辽源地图  天门时尚  湘潭学习  西安新闻  大丰地图  金华娱乐  七台河时尚  伊犁学校  阿拉尔地图  四平时尚  三明时尚  安阳资讯  益阳资讯  徐州旅游  衡水新闻  辽阳旅游  乌海旅游  娄底资讯  合肥学习  临沧新闻  徐州旅游  重庆学校  松原时尚  中山时尚  潍坊资讯  林芝地图  铜川学习  桐城学习  潜江地图  泸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