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荣誉之剑 > 第四十七节 项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玉婷看了看身后,难得图尔茹娜没有跟来,以前那个女人对他们之间聊些什么很有兴趣,总会在后边偷听既然这次她没有跟来,她终于可以大胆问话了。



    “仍不愿意告诉我历史的事吗?”她说。



    赵弄潮知道她想问什么,面对她只有为难地沉默。



    “你怕我改变了历史?”她质问。



    “你会改变历史吗?”赵弄潮轻轻问,王玉婷不答话,他接着说:“我觉得你会的,所以我不希望你知道它会怎么发展。”



    “你认为我会帮迦太基打败罗马?”王玉婷笑道。



    赵弄潮点头,“你会。如果你知道了历史的方向,只会更想改变它。而且现在的你已经习惯于站在迦太基的立场思考了,否则你不会到了这种地步还站在迦太基一边。其实你心里很明白,只要稍稍放下姿态,向罗马屈服就能得到自由。西庇阿不会杀你,他的心意你明白的。”



    “对,我明白!我们全家都明白!”她拉住赵弄潮的胳膊,“你是妒忌了?还是吃醋了?”



    赵弄潮转过脸,不看她,“都不是。我相信他对你的感情不会是竹篮打水,就算你们两情相悦也不会在一起,历史上没有你的名字,你不是西庇阿的妻子。”



    王玉婷挽住他的胳膊笑了,“还说不吃醋?为什么不敢看我?还‘两情相悦’,跟谁两情相悦?”



    “一想到竟然要依靠他对你的感情来救你,我的心怎么会舒服?”赵弄潮转身扶住她的双肩。



    王玉婷觉得这一刻他想抱住她,但赵弄潮终究让她失望了,他是个极能控制自己情感的人。王玉婷索性主动搂住了他的腰,她的举动反让赵弄潮惊了一跳,不过他立刻适应过来,也抱住了她。四下无人,青年男女热情而深刻的一吻只有树木和花草看见。



    “既然不喜欢看见我和普布利乌斯在一起,那就告诉我历史的走向。我也可以早点想办法脱困。”她说。



    赵弄潮还是这么为难,“你的处境和历史没有关系。历史上没有记下我和你的名字,我们的前途只能自己想办法,靠历史没用的。”



    “历史上没有我?我是迦太基的将军,打过了这么多仗,怎么会没有我的名字呢?”王玉婷很不相信,赵弄潮有可能在骗她。



    “由于历史原因,迦太基人自己写的史书没有流传下来,而罗马人的记录又含糊不清,贬低的地方很多。罗马人没有官方记录的历史,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私人著作,主观意识非常强烈。费边就写过一部讲述这场战争的史书,因为私人恩怨,他宁愿记下汉尼拔骑过的一头战象的名字,也不愿把罗马的英雄西庇阿的大名写进书里。在罗马人的历史中,迦太基的将军只能叫四种名字:‘汉尼拔’、‘哈斯德鲁巴’、‘马戈’、‘汉诺’。所以没有我们的名字不值得奇怪,像我们这样的人如果记上史册,那才是真正的奇怪。”赵弄潮安慰说,“不要胡思乱想,有我在。图尔茹娜的要求尽管拒绝,不要说你拒绝不了她。”



    “那个女人的话我从来不会听。要走也是我和你,还有爸爸一起走,我不会让那个女人再跟着我们。”



    “我与你同样讨厌她。这个女人爱自作聪明,我怕会坏事。”



    “把她看紧点就行了,我来做。不过爸爸那边……色令智昏!尽管爸爸从前也智不到哪儿去!”



    赵弄潮点点头,也只有这样,图尔茹娜是他鞭长莫及的人物。“还有件事,我不希望陈志参与进来。”



    “这种事哪能告诉他!他现在和我们比起来就像个外星人,他与罗马人才是一个星球的!”



    赵弄潮笑了。“我们要逐渐疏远陈志,他已经走上另一条道路,以后我还叫他‘利略’更好。还有西庇阿,他早已经不是‘普布利乌斯’了,你要记住,我们千万不能与他对抗。”



    “为什么”



    “有一种力量叫‘天命’,顺昌逆亡,听我的没错。”



    王玉婷睁大双眼,还有问题,但她明白赵弄潮不肯告诉她,他就是害怕她改变历史,他知道她有这种本事。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图尔茹娜旁敲侧击地暗示她应该主动透露出一些信息,向西庇阿示好。王玉婷不理睬她。王重阳在这件事上也持反对图尔茹娜的态度。图尔茹娜拿她没办法,不过也没有放弃,直到陈志的突然到访。



    “你怎么记起了我们?有空看我们来了?”王玉婷不欢迎地问。



    陈志感觉到她的排斥,她对他从来都是冷漠而有敌意的,他因此早习惯了,当这种感觉不存在,用他自己的情感说话:“想见你们可真难,我与普布利乌斯见面也需不着通行证。”他从普布利乌斯那里要来了通行证,卫兵这才允许他进入。



    王玉婷冷笑,“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你们现在的情况,缺什么尽管跟我说。另外,想问问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们现在这个处境能有什么打算?能活命就不错了。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赵弄潮没对你们说什么吗?”



    王玉婷顿了顿话语,没立刻回答,心里想他果然是冲着赵弄潮来的。“他什么也没说。与你一样,来看看我们。他不过是个顾问,兼着书记官的职务,能有多大能耐?”



    “你们打算瞒着我吗?”陈志急了。



    王玉婷不回答。



    沉默一阵后,陈志不再说什么,简单作了告别。他起身时,王玉婷觉得那个身影完全是个陌生人。



    “请等一等!”图尔茹娜追了出来,在大门口叫住了陈志。“利略阁下,请等一等!”



    “夫人,你有什么事?”陈志回头看着这个生疏的女人,他只知道这是王玉婷的继母。



    “请原谅,刚才他们太冷漠了。自从做了俘虏,小姐的脾气暴躁了许多。”



    “她的脾气从小就很暴躁,这几年反而收敛一些了,可能年纪增大了吧?”陈志以微笑告诉她不用介意。



    图尔茹娜看起来挺难为情,掏出了条红宝石项链,递给了陈志。“请帮帮忙,把这个交给西庇阿将军,好吗?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这是……”陈志不明白她的用意,不敢接下。



    “这是我们小姐的东西,你懂了吗?小姐还有句话,替她问问西庇阿将军,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来见她?”图尔茹娜小声而神秘地说,



    “她刚才为什么不直接交给我?”陈志觉得蹊跷,不似王玉婷的作风。



    “阁下帮忙传话就行了。女孩子的心思哪是这么容易说清楚的?以后小姐和西庇阿将军都将感谢你。帮帮忙吧!”图尔茹娜央求着。



    陈志觉得其中可能有暗语,只有王玉婷和普布利乌斯才明白,帮个忙也无所谓。



    ……



    王玉婷在晚餐后发现她的项链不见了。她有许多首饰,但在城破后被罗马士兵掠夺一空,普布利乌斯想还给她,可是一个叫加图的人硬是反对,说那些已是罗马的战利品,即使是将军也不用私自动用,普布利乌斯只好为她追回了几件未入库散落在外的首饰。



    现在就是仅剩的几件珠宝也不见了一件,王玉婷冲着图尔茹娜反复叨念家里出了贼。图尔茹娜了解她是习惯性怀疑,一出状况总会责怪到她这个继母头上,其实没有任何证据。图尔茹娜这次一反常态,不与她争执了,任凭她随意谩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大庆论坛  益阳资讯  济宁新闻  西安新闻  恩施学校  重庆学校  张家口时尚  金昌论坛  安阳资讯  大兴安岭论坛  广安学习  长沙娱乐  临沧新闻  酒泉论坛  三亚论坛  四平时尚  白山新闻  伊犁学校  宜昌地图  南通时尚  嘉峪关旅游  松原地图  海西论坛  乌海旅游  酒泉论坛  林芝地图  大丰地图  七台河地图  西安娱乐  德宏时尚  贵港资讯  诸城旅游  汕尾论坛  钦州旅游  阿拉尔地图  合肥学习  辽阳旅游  十堰论坛  北海资讯  南通时尚  沧州学校  钦州学习  襄樊学校  三亚论坛  黄冈旅游  辽源地图  郑州地图  宜昌地图  怒江论坛  连云港旅游